「#MeToo」運動打破沈默
冀社會向性暴力說不

2788 期(2018 年 1 月 28 日) ◎ 要聞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去年數十名女性聲稱遭受電影製作人性騷擾及強姦,引起荷李活多位女星表示有同樣經歷,發動「#MeToo」運動並迅速蔓延,不少政治人物因而紛紛落台。香港「欄后」呂麗瑤亦曾站出來公開教練性侵事件,喚起大眾對兒童性侵犯的關注。香港性文化學會已於一月九日舉行「向性罪行說不——關愛同行、防範未然」講座,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女士直言運動帶來正面影響,冀能及早打破性暴力文化。

  「香港每七位女性就有一位經歷過性暴力。」王秀容引述《香港婦女遭受暴力經驗調查2013》 嚴正地道出香港境況。她認為「#MeToo」運動帶來正面影響,風雨蘭在十日內收到七十個受害人向機構求助,大部分為兒時受過侵犯,該運動驅使更多倖存者勇敢發聲。

  她說,很多人認為性騷擾、非禮不如強姦,但造成的傷害可以很嚴重。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定義,性暴力的定義指任何人在行為、言語和態度上對別人的身體作出有性意味的冒犯,令對方產生恐懼、受威脅或者羞辱的感覺,都是性暴力的行為,她補充,強姦、非禮及性騷擾俱為刑事行為。「超過80%的受害人與侵犯者相識。」她直指,近年因戀愛期間被拍攝或偷拍裸照、性交過程,分手後流出或勒索復合的個案明顯增多,惟現行並無相關法例,一般只能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發佈不雅物品、發佈淫褻物品及刑事恐嚇判罪。

  職場性騷擾增 權力關係使然

  她指,預防性罪行的發生,首先要避免成為侵犯者,如在熱戀時要尊重對方;其次要避免成為受害者,如遇不當行為和要求時要直接拒絕,別擔心因為說「不」而破壞關係,因為很多性侵都是慢慢累積而成,若不能溝通就應逃離現場,「很多個案都是在職場上被性騷擾,當中牽涉權力關係,受害人亦會擔心失去工作。」王秀容指,職場上的性騷擾個案近年以倍數上升,風雨蘭除了提供心理輔導外,亦有律師給予求助者意見。

  她特別強調旁觀者亦有責任,在安全環境底下應打破沈默,阻止性暴力發生。她分享有次朋友在地鐵見到一位男士擁抱女士,但女士顯得為難,於是上前問及「你需要幫助嗎?」,才揭發她正被陌生男子性侵而嚇得不懂逃脫。此外,她提醒作為家長要打破「家醜不出外傳」的觀念,因為家長的態度直接影響孩子反應,倘若發現孩子被性暴力對待時要冷靜了解,處理自我情緒。

  「很多受害人不願意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即使已訴諸法律。因此朋友、教會認識的人的反應,對受害人尤其重要。」王秀容指受害人會尋找值得信任的同行者,但並非人人適合,若有機會成為同行者必作道德或善意批判,勿言「你下次要懂得保護自己」等話,否則會帶來二度傷害,只需要耐心聆聽,接納受害人的無助、抑鬱及混亂,清楚讓受害人知道被性暴力不是他的錯。

  運動討論兩極 訂立男女界線

  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洪子雲博士從「#MeToo」運動分享反思,他直言社會對該運動討論兩極化,有人同情受害人,亦有人批評「未審先判」。他認為「性侵」一詞過於含糊未必是好事,性騷擾及強姦是兩碼子的事,用語不準確削弱影響力。他對運動正面評價,但擔憂會出現被傳媒或網上誣告性侵的情況,特別是傳媒審判、誇大報道會造成傷害。

  「我覺得今日社會傳遞着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呼籲認真尊重別人的性感受,另一方面傳遞性開放、性隨便的意識。」洪子雲認為其中一個問題是社會性觀念愈趨開放,男女界線愈模糊,他舉例在教會看見異性年輕人搭膊頭認為不恰當,但年輕人卻認為無問題。他認為今日文化缺乏了客觀男女相處的界線,令人無所適從,他指不論儒家還是教會律法,都有清晰規範,男女相處間有共識和界線。

  王秀容回應時強調,性暴力與性開放並無關係,反之在相對保守的少數族裔中發生更嚴重的家暴和性暴力,她寄望社會別誤解性開放會引致性暴力發生,並強調性暴力是權力關係所致,當一方處於弱勢就無從反抗。風雨蘭已推出手機應用程式「一點終」,幫助受害人在危急時應對性暴力,如發出狼器聲音、就近警署及醫院、求助教學等,冀打破性暴力文化。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