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窮的世代

2457 期(2011 年 9 月 25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政府空降政務官(AO)到港台擔任最高管理層,委任勞工及福利局秘書長鄧忍光為廣播處長,是首名政務官出任該職。任政務官廿四年的鄧忍光,從未涉獵廣播事務工作,港台工會狠批政府此舉是嚴重挑戰港人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是港台『黑暗一天』。」

《明報》10.9.2011

  八月十八日,副總理李克強出席香港大學百週年慶典釀出風波,港大師生說這是港大「最黑暗的一天」;九月七日,俄羅斯發生空難,三十六名冰球精英在空難中死亡,國際冰球聯盟聲明「這是冰球運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九月九日,特區政府委任政務官為廣播處長,掌管香港電台,港台工會說這是香港電台「最黑暗一天」。

  突然之間,「最黑暗的一天」變成一個流行名詞,彷彿適用於任何不如意的場合。現代人可是詞窮了,為甚麼不動動腦筋多想幾個形容詞,例如「最可恥的一天」、「最難過的一天」、「最哀慟的一天」、「最荒謬的一天」、「最悲憤的一天」、「最痛苦的一天」等等。尤其是香港電台工會,身為傳媒工作者,理應多點想像力,除非是特意找空降處長鄧忍光的名字來捉狹,忍光忍光即忍不下光明,也就是「黑暗」了。

  其實港台員工見慣世面,經歷過無數風風雨雨,例如許多年前張敏儀處長一夜之間被調任、朱培慶台長又突然出事,港台員工大都處變不驚,持定信心,盡忠職守,試問政府空降一個四十來歲斯斯文文的鄧忍光,又何來「最黑暗一天」呢?從積極的角度想,鄧忍光這個名字可以有正面的解讀,他未嘗不是可以「容忍」、「忍耐」光明的處長呢?他的名字既有「光」字,就不用「黑暗」了,港台員工大可等著瞧。

  最令人擔心的,反而是這個社會的詞語匱乏症候,用來用去都是那幾個單薄的詞彙,詞不達意還勉強可以補救,意思錯配就後果堪虞。這也不是個別現象,甚至在學校、在教會、在官場,大大小小的文案通告公函,都充斥著許多「語病」,原本可以更恰當的表達,卻變得婆婆媽媽重重覆覆,叫人大打呵欠。

  就如「分享」一詞,就用得太濫了。講道就是講道,甚麼時候變成「信息分享」,這也不算最壞,連在安息禮拜上替死者宣讀訃文也變為「分享生平」,這是生離死別的時刻啊,何來「分享」那麼樂不可支,說出這話果真是「最黑暗的一天」哩。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喜樂工程】

【破局錦囊】

【商旅大中華】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有衣有食】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童話人間】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一個字一顆心】

【職場攞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