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禮物

2376 期(2010 年 3 月 7 日) ◎ 童話人間 ◎ 林沙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因為「媽媽手」發作,再去做針灸。經過上次的神奇治療,這次乾脆連左腿筋痛的舊患也一併醫治。

  那始終是一根針,刺下去的時候也會痛。哎喲!刺的是膝蓋,也會觸及腳趾頭的反射神經。

  「雪」一聲痛,陪隨著的是一種觸電般的快感。然後躺著不動約半小時,針刺處輕輕發麻,像蟻咬。

  像我這樣的年紀做針灸治療的,看來已是很年輕了,來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鄰床的婆婆喋喋地說著她的「風濕腳」,走半小時就痛了,尤其上落樓梯,痛得要命。醫師總是「唔唔唔」地,沒甚麼回應,或許都聽得多了。「是這裡痛吧!」手起針落。哎喲!雪雪雪......哎喲!救命......火要嚇我呀......忽然想起待產房,身旁的孕婦一整天都是雪雪叫痛,聽得人心亂如麻。不過就算痛到極點,仍有盼望,不久之後,就不再痛。

  婆婆靜下來了,和我一起忍受「蟻咬」的過程。

  閉目時腦海再次浮起爸爸叫痛的情景。那是他臨終前的最後兩天了,護士通知我們爸爸的情況不好。我們匆匆趕到,見他閉眼皺著眉頭,雙手緊緊握在胸前。我伸手想握握他,他隨即握緊拳頭僵硬叫痛,好像甚麼正在襲擊他的內臟......然後每隔十來分鐘又再面容扭曲,狀甚痛苦。我輕輕撫摸他崩緊的眉頭:放鬆啊爸爸,辛苦就去睡吧,睡了就不痛啦......心裡默默為他祈禱,求主給他平靜,安慰他的心靈。

  不久,爸爸的眉頭漸漸放鬆,雖然仍然張大著嘴努力呼吸,整個人卻像已進入熟睡的狀態。過了多兩天,安詳地離去。

  楊腓力在《靈魂倖存者》(Soul Survivor)一書中,提及班德醫生(Dr Paul Brand)對他生命的影響。

  班德醫生曾在印度的維羅爾領導一所大醫學院和醫院,並創立一所痳瘋病中心。在當地,痳瘋病人是被遺棄的一群,倘若是賤民情況更甚。當楊腓力憤世疾俗地投訴:一位美善的上帝怎可能容讓這樣一個充滿瑕疵的世界存在?班德以根本性的感恩態度回應他,以生產嬰兒的複雜化為例,「叫人驚訝的不是生產出現缺陷,而是數以百萬計沒有缺陷的生產」。

  班德堅持痛苦的價值。以痳瘋病人為證,破損的面孔、失明、失去手指和四肢,都是沒有痛覺所帶來的恐怖後果。痛楚的警告,令我們知道身體發生毛病,然後尋求醫治。「我為了痛楚感謝上帝。」

  針灸之後,仍得忍受患處一整天的發麻無力,但我知道,痛楚之後,就會痊癒。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文林】

【童話人間】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一個字一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