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癡無怨

1944 期(2001 年 11 月 25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香港的新聞,依然腥風血雨;所不同的,可能是多添了一股醋酸味。

  其中一宗,更叫我嘆息再三-一個男人多年之前背妻另結新歡,在決定與髮妻分離的那一天晚上,舊愛就為新歡送上一份見面「厚禮」-迎面一灘腐蝕液體,結果當然是:新歡容顏盡毀;舊愛啷噹入獄......

  而結果也證明,愛侶為那男人所毀的容,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先前愛得要生要死,為對方拋棄糟糠妻,到意外發生,一切的愛慾情仇,就此煙消雲散。只可惜男子單方面的決定並沒有令這段慘事劃上句號,多年後的今天,身心俱創的女事主再次到男人的寓所,矛頭直指男事主的女兒;結果,又是迎面一灘腐蝕液體,無辜女兒父債子還。恩恩怨怨,實在洗不清抹不完.......

  見異思遷,禍延下一代,傳媒並沒有大事舖張,報紙也未曾全賣頭條,由此可見這事件的份量,又或者說,是其罕見的程度並不引人注意。

  家庭問題是全家的問題。

  只可嘆,許多夫婦還是自我地當成是單單夫婦二人的問題,更甚是以為只是對方出現問題,他們只知道自己,又哪有心力、胸襟去理解、明白,身邊的子女所承受的重?

  只可嘆,當夫婦要鬧得家無寧日時,冷戰得全家人如坐針氈時,或者更甚是兵戎相見如上列案件時,不知道他們面對這一張對了大半輩子的臉,想起在教堂或婚姻註冊處所對著發誓的同一張臉時,那又是甚麼的一番滋味?昔日千方百計的要得到對方的愛,今日也千方百計的把對方摒諸門外,甚至趕盡殺絕.......無計留春住,誰可慰?誰可解?

  某一天,我偶然打開電視,正播放著一個訪問節目,而訪問的對象,是黃麗松先生。如你有印象的話,相信還會記得年前黃麗松先生的太太於香港大學校園附近失蹤的事件。這件事相信在你我心中,只能僅留很短的時間,可是對當事人而言,卻是一生中難以忘記的一件事。

  電視重播當他的太太仍然生死未卜時的訪問片段,只見黃麗松先生兩眼微紅,已近古稀的臉容原已勘破人生種種苦果,但顯然仍是不敵「愛別離」之痛。他說:「我和我太太相處五十年,九死一生,我也要再見到她!」「九死一生」,他又重覆了一遍。

  然後他即席用小提琴拉出「人在旅途洒淚時」,此情此感,我想已是不言而喻。當他侃侃談及他如何追求太太時,那面上躍湧出來的生命力,又是非我始料所及地,浮現在這位古稀老人的臉上。雖然不敬,但我仍是從黃麗松先生的苦澀中,看到愛情的真相!不是怨,不是妒,不是癡,不是慕,而是相處多久,恩情多厚。

  還幸人世間仍有至情至聖的愛情,好教我們還能在這片土地上,在那酸風苦雨迎面而來之際,仍舊能夠窩心!

  這時候我油然想起,已故藝人喬宏先生曾在一個公開場合上,引用一首國語歌詞,向自己恩愛多年的妻子小金子作如下宣告:「如果沒有妳,日子怎麼過?」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聖誕】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