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蔭之友雜憶(二)

1928 期(2001 年 8 月 5 日) ◎ 餘暉集 ◎ 安伯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現在分別在鑽石山、觀塘兩家廣蔭老人院,大家都慣稱做「舊院、新院」,最近觀塘院要大興土木,落成後打算讓舊院的老人們遷到新院。舊院將會拆卸重建,這是聯會慈惠部的新猷,盼能早日完成此美舉。

  到如今,大家只要一提起廣蔭,都稱做新院、舊院,連在聯會各項的會議桌上,也是這樣說,負責統籌兩院事工的,原先是「慈善部」也改稱「慈惠部」了。

  一九六五年鑽石山院三月初入伙時,當事人可不怎樣輕鬆,砦城老院原是遜清時的一所衙門,又因砦城環境特殊,成了三不管的特區,城內藏垢納污,街巷狹窄。不管你從賈炳達道或是東頭城道進入,處處污水溝。城外靠東頭村道這邊,有幾十家無牌牙醫,城裡不少製造魚蛋、燒臘、鹵味、糖果、缽仔糕點、牛什各種熟食的作坊,衛生情況不必提了,製成品都是讓小販拿到市區裡販賣的。

  販賣毒品更是明目張膽,橫街陋巷,支起帳蓬,癮君子橫七豎八的躺在草蓆地上吞雲吐霧,俗稱:「劉、關、張」(白粉、紅丸、鴉片)。賭檔林立。砦城廣蔭老人院就在城中心,倒有出於污坭而不染的脫俗境界。後來因為興建的緣故,在城內掘出兩尊大砲,也移到老人院門外擺放了好一段時間。

  如今這一大段地方,已經改建成了「砦城公園」,也曾幾回前往遊覽,還留存點滴痕跡。

  一提起搬遷,只要有過喬遷之喜的人們,都經歷到不是怎麼好的滋味,那時院中管理沒有現今那麼正軌,老人家入住後,連要她們互易房間,樓上樓下對掉,也要費盡不小唇舌,都不肯接受。到了由砦城遷到鑽石山,舊換新也賴著不肯搬,聽說還要勞動警察協助。那一輩的老姊妹們,如今已全部返天家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細說心語】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