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書櫃

2851 期(2019 年 4 月 14 日) ◎ 城市心靈 ◎ 吳思源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父親離開我們,轉眼快五年了。

  清明掃墓後兩天,回舊居一行。父親房間的書櫃,放着他生前常讀的書,其中有一套很古老的百科全書,起碼有七、八十年歷史,還有他在四十年代從美國帶回來的數學書、飛機工程書、小說等。當年他回到重慶參軍抗日,官職空軍中尉,至二戰結束後兩年才經南昌輾轉來港。其實到他八、九十歲時,仍常取這些書來看。有時見他坐在睡房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看他二十歲在美國唸過的飛機工程書籍,笑問他三十年代是螺旋槳飛機,現在已是超音速噴射機,為甚麽還看那些書呢?父親總是笑而不答,然後低頭繼續他的閱讀。

  客廳的書櫃,則藏有少量我們六兄弟姊妹青少年時讀過的書,其中有余光中的、三毛的、朱自清的。猶記得那些年每到晚上,家課做完後,我們多圍着飯桌各自讀課外書,至九時多,父親就切水果分給我們吃,興之所至甚至會煮番薯糖水或紅豆沙,逗得我們好開心,帶着甜蜜的心情入睡。

  我們住在這屋子,由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到八、九十年代,幾兄弟姊妹因結婚或其他原因搬出,前後住上幾近四十年,而父母倆則多住十數年至壽滿離世為止。對此房子我們留下深厚的感情,這是我們成長的地方,保護我們走過香港最動盪的日子。

  印象猶新的,是一九六七年左派大暴動那個夏季,由於家居油麻地,是暴亂的重災區,常有衝突的場面,槍聲不絕,催淚彈味道濃烈,我們年紀尚小,十分害怕,縮到床上,惟見父親下班回家,咬着煙斗,氣定神閒,我們因而也感到釋然。

  廳中牆壁則掛有我大兒子小時候寫的書法,父親很喜歡,常告訴來探候的親友,這是我長孫的作品。直到他過了一百歲,身體虛弱得多,沒精神看書了,但仍堅持坐在書法字畫下的沙發,叫傭人斟他一杯可樂慢慢享受,此情此景至今我仍歷歷在目。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淨山清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