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助手

2787 期(2018 年 1 月 21 日) ◎ 廣蔭頤養 ◎ 陸衛衛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等待訪談的時候,阿美坐在廣蔭頤養院大廳的沙發上,雙腳併攏,雙手互握,低頭閉目在祈禱。她身材嬌小,穿著整潔,腳上一雙黑色的休閒鞋,乾淨得看不到一點塵埃。

  我們一起走向電梯,她用步行器輔助走路,不需要任何人幫助。一開口就說,「我不太會講話。」工作人員問她需不需要助聽器,她說不需要。直到坐下來的時候,她才告訴我,「我已經九十八歲了。」

  

  

  

  母親眼中的乖乖女

  阿美在廣州出生,家境不俗。父親經營生意,一家上上下下原有十幾口,其中包括十三個孩子,減去夭折了的,幸存下來還有七個。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進城,父親不得不逃到泰國去避難。哪知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家裏的哥哥姐姐後來也跟了去,最後母親為了哥哥,也到泰國去了。

  阿美說,母親李氏出生於大戶人家,據說跟香港的李姓家族也有淵源。那時候,外公打算讓母親來香港讀書受教育。但是母親那時候貪玩,不愛讀書,便沒有來。那個年代,女孩子都要纏小腳,開明的外公因為寵愛女兒也沒有逼她纏腳。於是,母親的腳纏了一半就把布條扯掉了,從此留下了綽號「放腳婆」。

  阿美說,「這些都是媽媽親口告訴我的,她很疼愛我,甚麼都會講給我聽。」因為其他的孩子頑皮,而她最聽話、純品,受了別人欺負也不吭聲,所以母親特別疼愛她。也因為哥哥姐姐要出去工作,弟弟妹妹又都還小,阿美性格溫順,從不跟人吵鬧。她的學業成績尚好,亦無需母親操心,所以兩個人在家中的時候,很喜歡聊天。

  她說,母親離開老家去泰國的時候,她哭了好幾天,哭到枕頭都濕透了。她說她實在想不通,母親為甚麼要走,她是多麼捨不得啊!

  那個時候,她才十六七歲,惟與二姐相依為命。

  姊妹情深、上帝恩典

  母親離開廣州去了泰國以後,廣州便只剩下比大她十幾歲的二姐和她。

  二姐不顧父母親的反對,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幾歲,並已有四個女兒的男人。母親離開的時候,阿美的二姐對着母親拍心口保證,會好好照顧妹妹。從此阿美便一直跟着二姐住在她的大家庭裏。

  從初中畢業後,阿美就直接報讀幼兒師範專業。二姐家的三個繼女,跟阿美年齡相若,所以都在一起上學,有時課間也會一起吃午餐,相處甚好。後來阿美又去了澳門讀書,那段期間,剛好是香港淪陷時期。她記得非常清楚,那年她在六月畢業,十二月就開始打仗。等到仗打完了,她也跟着二姐來到了香港。

  阿美在學校裏做老師,她的丈夫也是老師。其實,她跟丈夫早在廣州時已認識。她的四姐和她丈夫的四姐,剛好是同一個宿舍的室友,都在廣州女子師範讀書。有一次,四姐的同學帶着弟弟來家裏玩,就這樣認識了。但是阿美說,那個時候他們沒有談對象。因為家中的規矩是,讀書時不談戀愛。

  她的先生本來在大學裏學土木工程,但是後來想做老師,與家人意見不合,就跟她一起從先生的大家庭裏走出來,跟阿美的二姐一起住。

  二姐家最小的繼女跟阿美關係最好,可能是年齡相近的緣故。二姐並沒有生養孩子,對繼女們也視如己出。

  有一次,最小的繼女介紹了幾隻股票給阿姨(她稱呼阿美為阿姨)。沒想到,這幾隻股票大漲,讓她賺了不少錢,於是阿美就和二姐一起買了巴丙頓道附近的一個千呎大屋。

  「我們的書房有一百二十呎,有兩個一百四十呎的臥房,中間還有一個客廳。」阿美描述起那個房子,「這真的是神的恩典。就在我最需要錢的時候,祂幫助了我。」

  之後的幾十年,阿美夫婦,還有二姐夫婦,同住在那裏,直到二姐八十多歲過身,繼而丈夫也離世了。

  丈夫離世的時候,有人好心勸阿美,不如讓姪女們過來同住,也好照顧她。可是她拒絕了,她說她不想給人添麻煩。

  母親和二姐都曾經說過她,「你這麼單純,將來可怎麼生存!一定會成為他人的負擔。」

  阿美有時回想起來也會覺得,父親、母親、二姐、丈夫,還有弟弟,兄弟姐妹一個個都走了,她卻愈活愈久,會不會真被母親和二姐說中了。

  

  

  轉化成為上帝助手

  阿美在丈夫過身後,一個人在這座千呎大屋裏住了幾年,她說也不覺得孤單。直到教會傳道人陳姑娘向她推薦鑽石山的養老院,說辦得不錯。於是,她便離開了那個家,開始住到養老院。她的錢便交由姪女們來保管,由她們幫手處理養老院的費用。

  她說一開始住得不錯,挺開心的。後來有些不開心,很是擔心自己是否成了別人一個麻煩。然後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夢裏面,像是上帝走近她的床邊,拉着她的手說,「你還沒到走的時候!」因為那個夢,她的心寬慰了很多。但是她每想起母親離開時候,仍然會像孩子一樣哭泣;想起二姐一直到最後都很擔心她,也讓她懷疑自己是否太過懦弱。

  在參加表達藝術治療小組的時候,她給代表自己的面具塗色,面具的臉上有紫色、有紅色、也有黑色。那些顏色交織在一起,有點鮮艷,有點雜亂和憂鬱。阿美說,自己就是這樣一個人,有時候開心,有時候不開心。而面具旁邊的愛心,便是代表她對母親和姐姐的思念和祝福。

  她說她曾經在教會服務,大家都推舉她做會長,但是她說自己並不是一個有主見的人,卻可以在背後幫助人。於是,她就幫助會長,在教會服務。如今,上帝來給她指示,叫她好好活下去。她說,她可以做上帝的助手,來幫助上帝,庇佑自己。

  聖經裏說,「你早已死去,我已將你釘上十字架。現在,是我的聖靈在你的心裏。」阿美說,這段話就是叫她要對自己有信心。只要有信心,就能克服困難。

  跟阿美談話的當天,剛好是她其中一個姪女的生日。她告訴我,一大早,她就給姪女發去祝福的短訊,因為去年沒有記得發短訊祝福她,姪女還有點不高興呢。她跟姪女說,「姑媽一會兒沒有空了,所以早些祝福你生日快樂。」

  我們聊着聊着,就過了吃午飯的時間。阿美發現我們聊了兩個小時後,趕緊就喊停,還不住地跟我說抱歉。還說自己不吃飯不要緊,但是竟然讓我也錯過了吃飯時間,非常抱歉,還說要請我吃飯。

  後來,廣蔭頤養院的同工過來找她,因為吃飯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阿美趕緊站起來,借着步行器,自己走向門口。她的背有些彎,腳步卻穩健。她沒有回過頭來,也沒有再說一句再見。

  也許,對一個九十八歲的長輩來說,走路需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

  也許,是因為她終於為她心中的故事,找到了一個安放的地方。

  也許,是因為她找到了跟上帝溝通合作的方法,最終獲得了來自上帝的力量。

  (編按:相片已獲長者家屬及相關人士同意轉載。)

  陸衛衛(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廣蔭頤養院)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婚姻這回事】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誰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