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與靈魂

2751 期(2017 年 5 月 14 日) ◎ 信仰通識 ◎ 許立中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或許是受到希臘哲學的影響,傳統上基督教會似乎都比較重靈魂而輕身體。柏拉圖認為「身體是靈魂的監牢」。年紀漸長,對於如何做人正開始有點端倪,身體卻已垂垂老去。那簡直就是屈辱。特別是新約聖經保羅書信,總是強調身體是短暫的,靈魂是永存的。我們傳福音,無非是為了「拯救靈魂」。

  有說身體本無分別,靈魂各自不同。這當然不是很準確的說法。純粹從物質構成部分考慮,人的肉體確實是相似的,並且服從着同樣的生理規則,經歷生老病死。但身體出生於哪個種族、地域或時代,就有很關鍵的分別,而且甚至關係靈魂。

  這個身體出生於中國青海、印度加爾各答抑或非洲索馬里,就有很大的分別。生於君士坦丁時代的歐洲,或者幕府時代的日本,抱持着同一個信仰,所受到的待遇亦有天壤之別。你出生於十九世紀的歐洲、北美抑或東南亞,就決定你是宣教者抑或有待拯救的靈魂。至於生而為男或生而為女,在不同的時代和國族,甚至是在同一個社會的不同階層,恐怕亦造就出不同質素的靈魂。

  雖說人的偉大在於他的靈魂,不過他的肉體也不是不要緊的。不少偉大的靈魂確實可以寄居於衰殘的身軀,但更多人是透過肉身的磨練,無論是武術、技藝抑或音樂,去達至靈魂的提升。因此身體所受到的待遇,並不見得可以跟靈魂完全分家。曾有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中國學者指出:「只要對這肉體打擊得足夠狠,禁錮得足夠久,折磨得足夠重,這靈魂很可能就會扭曲或者俯首稱臣。」

  肉體與靈魂之間存在着微妙的平衡。有時是靈魂凌駕着肉身,更多時是肉身凌駕着靈魂。當靈魂凌駕着肉身,人有靈魂亦有肉身,使徒保羅稱之為「屬靈人」;當肉身凌駕着靈魂,人就只有肉身沒有靈魂,保羅稱之為「屬肉體」。當靈魂跟肉體恆常處於一個反覆的狀態,保羅稱之為「屬血氣」。

  就如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靈魂與身體亦是唇齒相依、互為表裏。人只有一個,身體、靈魂都不過是概念罷。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