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果飄零到靈根深植的華人教會

2563 期(2013 年 10 月 6 日) ◎ 文林 ◎ 李秉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感謝主和教會的厚待,得享半年的安息假,遠走南半球的超級大陸—澳大利亞洲(Australia)。棲身於南澳近海的阿德萊德(Adelaide),一片寧靜的土地,多見草見羊見人;一個遠離大中華政治紛擾的城市,既沒有保皇建制派的嘴臉,也沒有逢中必反民主派的喧嚷,那西環垂簾治港之憂懼也一掃而空;中日釣魚台島之機艦角力,中菲南海的台面較勁,也未搏得本地電視新聞的關注。卻處處遇上來自四海的華人,老中少三代竟會聚首一堂,兩文三語無阻滯地齊發不止。這是甚麼美地?怎會有如此和諧的美境?

  全世界有華人集居的大城市,就有唐人街(China Town),從倫敦(London)、多倫多(Toronto)、洛杉磯(Los Angeles)、奧克蘭(Auckland),到悉尼(Sydney),皆以樹立「唐人街」的牌坊為榮。只因承澤百多年前往金山掘金卻多客死他鄉的老華僑之福蔭,無論是舊金山的美國三藩市(San Francisco)、加拿大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的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或新金山澳洲的墨爾本(Melbourne),皆留下了他們血汗的功勳。走進唐人街,小商鋪林立兩旁,多是中式餐館,小型超市次之,當然還有「買手信」的禮品店。買賣之聲,此起彼落,就是不聞頌揚上帝的福音。

  近年因着祖國的大國崛起,中華文化隨經貿大船得以跨遠洋、過大海,登陸了七大洲,進駐了數百大中城市,「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紛紛掛牌立堂。時光逆轉四十年,當年「批林批孔」的盲從與鬥爭,早知悔悟,如今更改弦易轍,推動「和為貴」、「和而不同」的儒家理念。唐君毅有知,當可舒懷吧!一九四九之後的那些年,他眼見中華文化將「花果飄零」所發之悲鳴,該可銷聲(fade out)矣!學堂裏,「波、婆、摩、科」之聲發自無數的洋臉洋嘴,還見他們發勁地一點一劃、一橫一直地學寫中文方塊字。「孔子學堂」招生的對像不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的龍的傳人,甚至也不是自稱「香蕉」(黃皮白心)的ABC(America/Australia Born Chinese )。我見的美地是基督的教會,匯集了各地的華人,用他們的方言歌頌上帝的榮美,用他們的文字學習聖經的真道。他們共有的遺傳基因,除了炎黃子孫的血脈印記,還有對全能父上帝的信仰(faith)和誓約(covenant)。

  華人教會(Chinese Church)遍及全球,不單大都會,連人氣不多的加拿大草原區(包括Manitoba, Saskatchewan和Alberta三省)上的華人餐館,中東杜拜(Dubai)的龍城(Dragon Mart),皆不難尋見他們的足跡。只要有華人落戶、生活及繁衍的地方,有名無名的傳道者就會在他們中間傳頌獨一上帝的信仰和耶穌十架的救恩。先是一個一個查經班的開設,或在餐館,或在慕道者的家中,繼而或借用洋人的教堂崇拜,甚或集資把工廠貨倉變成基督的教堂。他們活現了以賽亞先知企盼一見的新事:「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賽四十三19)其中我認識的,有三藩市的矽谷匯點教會(Crosspoint Church of Silicon Valley)、悉尼的天恩華人長老會(GracePoint Chinese Presbyterian Church)、墨爾本的美城基督教浸信會(Mitcham Baptist Church),和阿德萊德的澳亞基督教會(Austral-Asian Chinese Church)。

  這些華人教會有一個相似的成長脈絡,先是香港信徒傳道開基,台灣信徒接踵而來,近年最多是中國大陸的學生和移民家庭。老一輩講廣東話,成青多說國語/普通話,最年幼的下一代則善用英語。一間基督的教會,匯集三地炎黃子孫;一整天的主日崇拜,三語齊用,頌揚之歌悠揚,聖經之道傳承。

  假如有一天,你移居海外,緊記要找着一間信仰純正的華人教會。你和你家在那裏會聽到熟識的鄉音,感受到親近的文化,體會四海皆兄弟之關懷,更重要是上帝就在那裏,等着遇你相遇。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破局錦囊】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世說新語】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觀景人生】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