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變相的祝福

2277 期(2008 年 4 月 13 日) ◎ 教會觸覺 ◎ 馬碧容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零二年我如常地駕駛著汽車上班,當看倒後鏡時,發現尾隨的車每兩架、兩架地拍著行駕,心裡就害怕起來,後來才發現我的左眼出現重影,跟著身體出現不尋常的疲勞,最後就連嘴嚼和呼吸也有困難。腦外科查不出病因,腦內科才確定我患上「重症肌無力症」(Myasthenia Gravis-MG)。這種病以西方人居多,亞洲罕見,每二十萬人當中只有一個,患者多是青年人,中年少有,老年更罕見。

  自問一生勤奮好學,做社區義工的時間比正職還要多,如果宇宙間真的有神,究竟我的前半生出了甚麼問題?於是祈求上天指出我的錯處,好使我死得心服口服。癱瘓在床上:「今天要經過多少次抽痰才能度過?」有時我憤怒了,但連發脾氣的氣力也沒有,縱使有口難言,心裡卻要抗議:「這裡有神嗎?我受不了,如果你要我的命,還等甚麼?如果你拿走這條鬼氣喉我便相信你了!」

  由於多次插喉,鼻骨和喉嚨都損傷了,左邊的頭和眼睛都拉得崩痛。我問自己還可承受得多少次急救?肺功能愈來愈差了,痰涎不斷增加,一邊肺已有花紋開始發炎。我的生命就像沒有明天一分一秒的熬下去,但我竟然大膽的要求神來相信我:「主啊!這樣的生命我還是不要了!我不是答應過?兩次嗎?請相信我!?要我怎麼才能讓我失去知覺呢?」當我病得快要離世時,有肢體寧願拋開賺錢的機會,跑到人人都害怕被感染的深切治療室,不像其他人對著我哭泣流淚,卻為我講解聖經和祈禱。感謝神,在我絕處逢生時差派人向我說話,那些話語的碎片,如今砌成字字金句,成為我日後存活的動力。

  神對每個人的動工不同,祂首先打沈我到谷底,然後再托起我,在衪巧妙的安排,我才能明白力量不在乎自己。目前我雖然尚未痊癒,仍然需要倚靠藥物生存,身體也虛弱,有時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但神的恩典足夠我用,每日躺臥仍能工作,為主作見證。不要驚奇苦難也能活出彩虹,因為疾病未必純粹是苦難,它是一個變相的祝福,如果我沒有這場重病,試問自以為是的性格,又怎會用七個月的時間在病床上反思生命呢?

  自九歲開始,我深受父母的長期不和而患上嚴重口吃和傾向自閉,十五歲才恢復正常社交。十九歲又不幸患上脊骨病,雖然癱瘓在輪椅上,卻代表香港參加英國國際傷殘人士運動會,榮獲游泳季軍,被譽為「輪椅飛魚」。「國際傷殘人士八一年」獲選為首位入讀理工大學,並畢業社工系的傷殘學生。八九年坐著輪椅赴英深造,九三年畢業,並且繼續在港進修,九八年獲得博士學位,成為本港首位「輪椅博士」。零四年出版《貧富懸殊》一書。我在神前的領受,不是等待康復才能見證神,乃是以「傷殘」服事更為有力!因為神在人的軟弱中顯得更加完全!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教會觸覺】

【與大師對話】

【過渡人生】

【游離小說】

【放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