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之憶

2277 期(2008 年 4 月 13 日) ◎ 人間如話 ◎ 李碧如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很羨慕那些能隨口說出樹名的人,我只認得幾種常見樹木,能夠記住它們的名字只因曾經結下樹緣。

  第一種是桑樹,小時候家在西灣河一條小橫街,家對面是個小山坡,山坡上立著一棵很大的桑樹,覺得它大是因為那時年紀小又長得矮,仰首看樹便格外覺得它巨大。

  那棵桑樹很重要,每年養蠶季節,男孩子們就會自告奮勇爬到樹上,替女孩們摘桑葉,所以大家都很熱衷養蠶。中秋月圓,大人會把花燈掛上樹梢,小孩就在桑樹下追逐嬉戲,閒來話桑麻大概就是這樣悠閒,因為這棵樹,雖在城市卻能享受農家之樂。

  另一種我認得的樹是鳳凰木,以前我只知它們叫影樹,每年七月左右開花,嫣紅的花朵映襯著細細的葉子,提醒人們又是一個學年消逝,又有一批畢業生將要離開校園。

  初上中學,校園裡有一棵特大鳳凰木,許多青?歲月,就在樹下徜徉沈思中度過。如今,每次看到影樹開花,便有說不出的親切,彷彿重遇老朋友一樣歡喜。

  台灣相思也是我最熟悉的樹種之一。念教育學院時曾經參加水塘植樹活動,種的就是台灣相思。相思,如此浪漫多情,自然就牢牢記住那細葉黃花。後來才明白,直道相思了無益,要學台灣相思那樣粗生耐火,生命的水土才不會流失。

  歲月如流,不知手植的那棵樹,到如今是綠葉成蔭,還是已遭山火吞噬?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教會觸覺】

【與大師對話】

【過渡人生】

【游離小說】

【放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