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路

1899 期(2001 年 1 月 14 日) ◎ 宣教千里 ◎ 龍蕭念全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兩則諺語

  「我是個有鼻子的人。」「我有肩膀。」

  以上兩則北非流行的諺語,「鼻子」翻成中文就是我們的「面子」,「肩膀」就是我們所謂的「靠山」。

  
夢魘開始

  初到北非工場,我跟其他宣教士一樣要到警局辦理居留簽證。

  簽證室外兩排木椅上呆呆的坐著一群臉色凝重的外國人,不過大家倒是很有默契,先到的坐在靠近辦公室的一端,後來的坐在遠方的一端,進去一個,其他人便往前遞補,像是罐頭加工廠的運輸帶一樣,大約一個小時後,終於輪到我了。辦公室內坐了兩位警官,一位長有八字鬍子的看來比較資深,他抽著土煙坐在中央,另一位較年輕的坐在旁邊,幫忙整理文件。

  「我是來......」我結結巴巴的正要向他道明來意。

  「證件拿來。」他早已知道我來警局的目的,看完申請書和文件後,便丟給在旁的年輕警官。

  「請問甚麼時候簽證可以出來?」臨離開辦公室前我問那位資深警官,但他好像沒有聽見,我有點侷促不安,於是再補充說:「是不是一個月後?」。

  「MM。可能是他抽著煙,不方便張口。

  
不義的官

  一個月後我再訪警局,簽證仍沒有下來,那時我有一個嶄新的想法,聖經中不是明明記著一個不義的官因為寡婦不斷的煩擾而為她申冤嗎(路十八2-5)?或者那位「不義」的警官要不斷的「纏磨」,才會早一點把簽證發給我吧。往後的六個月內,我一共到警局查問了二十次,最後終於如願得償,但細看簽證的有效日期時,簡直暈倒了,只有五天!

  
漸入佳境

  第二年我搬到另一轄區,經過去年慘痛教訓,這次我跟一位認識那轄區警察的室友一起去遞申請表,申請手續辦妥後,我也再沒有到過警局了,直到要出境前一週,再去查問結果,警察當天按我的出境日期給予簽證,換句話說有大半年時間我是「非法」居留,但從來沒有人查問過我的「合法」證件。第三年政府政策急轉彎,學校不給沒有居留證的同學註冊,但沒有學校的註冊証明又怎樣申請居留證呢!總之警局和校方互踢皮球,有人跟學校職員理論,有人到警局查究,全校學生人人自危,這次我沒有到警局,也沒有到校務室,只跟幾位亞洲同學聯名寫了一封信給校長訴苦,請他幫忙。校長接見了我們,並替我們寫信到內政部作保,不到兩週我們八位亞洲同學可以正式註冊,其他沒有敲對門的同學都得不到這種「優待」。

  
遊戲規則

  這幾年讓我認識到在北非族的文化和價值觀念裡,「情」比「法」更加重要,換句話說你可能百分百在法理上站得住腳,但若跟主事者的關係搞壞了,你在遊戲中仍會出局,然而若能把握鼻子與肩膀之間的窄路,北非宣教的門還是為你打開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貞潔有道】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