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行行重行行—讀本仁約翰

2929 期(2020 年 10 月 11 日) ◎ 天角一坊 ◎ 魯益沙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耶穌在聖經中設比喻講說天國的奧祕:「是因他們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見,也不明白。」(太十三13)《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的作者本仁約翰則以寓言描寫基督徒一生信仰的跌宕起伏,體裁輕鬆而微言大義,我們不難在情節中找到共鳴。

  作者在獄中寫成此書,並將天路客的整個旅程託於夢境之中。主角的名字簡單直接,就叫「基督徒」!他最初是「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背上負着沈重的包袱,手裏拿着一本書,背着家,一邊讀一邊流淚。」背上的重擔使他為自己及妻兒將要滅亡而悲痛,閱讀了手中的聖經,他得以明白身處的將亡城行將毁滅,非走不可。不過,城中的人甚至他的妻子及兒女認為他只是胡思亂想,基督徒只好拋棄親友和安逸,獨個兒離開。他要走向傳道者指引的遠方光明處:「你朝着那光一直走,就可以看見一扇窄門。」

  走天路務須認清正確的方向,卻不代表路上沒有危險。有的危險明確可辨,基督徒上路不久,掉落在憂鬱潭中,裏面是罪人「覺悟到自己的無望,心靈就生出許多恐懼、疑慮、灰心和不安」的污穢匯聚而成。

  基督徒走出憂鬱潭不久,就偏離原路走上肉體規條的路,倚靠世智、德行、恃法、守禮,以為透過守律法可以除去罪。天路上屢屢出現具吸引力的歧路,既有享樂迷惑的圈套,更有似是而非的所謂「好」的解決辦法。傳道者再次為他校正要走十字架的路,讓基督徒迷途知返,奔走那筆直的窄路。

  基督徒進窄門後,在十字架下,罪得赦免,這一幕讓人回味:「當基督徒走到十字架前,他的重擔忽然從肩上鬆脫過來,丟落在地上,而且朝着墓穴的方向滾,最終滾到空墳裏面,無影無蹤。」因此基督徒歡欣快樂說道:「因祂的痛苦我得到安息,因祂的死亡我得到生命。」他站立仰望奇妙的十架,不禁淚如泉湧。基督徒的歡唱復哭泣,可見他深深體會罪的重壓,故此更深刻體會到耶穌基督為我們罪人的拯救何等偉大。正如耶穌說:「她的罪孽被赦免得多,所以她愛得多;而那被赦免少的,就愛得少。」(路七47,《中文標準譯本》)十字架的救恩經歷對基督徒如此重要,所以他反覆向人述說見證。當他走到給天路客歇息的美宮,與謹慎、賢智、敬虔、仁愛四人分享:「我彷彿看見樹上有一個人懸掛着,滿身披血。就在我抬頭望祂的一剎那,我的擔子立時從背上掉下來。」美宮是天路沿途其中一個休憩場地,是呼召人行走天路的萬王之王給天路客預備的。基督徒在這些站點補給,得力再行走。

  路上基督徒遇見各式各樣的途人,然而有不少只能各走各路,其中一位名叫忠信,卻與他目標一致,可作同伴。他們在路上即將遇上大考驗前,傳道者前來預告,並勉勵他們持守信仰,至死忠心,即使流血殉道亦要擺上信心給創造主。

  他們到了浮華鎮,被關押、遊街,鎮上的居民稱忠信為「叛徒、異教徒和賣國賊」,指控忠信:一、看不起浮華鎮的風俗習慣;二、認為浮華鎮迷信的宗教不能得上帝喜悅;三、建議浮華鎮(目中無神的)權貴被驅逐出境。面對指鹿為馬的控罪,忠信毫無懼色,重申「第一、凡是違反神真道的規則、法律、風俗或人,都是跟基督教勢不兩立的」;第二、真實的敬拜來自屬天的信仰,後者須有從上主而來的啟示;第三、(撒但和隨從)應該在地獄而不是在此鎮此國。」忠信被判死罪,在刑場受鞭打、刀割、拳擊和火燒,終結一生,「一輛馬車……把他接到天上,且有鼓樂伴隨他到達天城。」

  基督徒被扣押一段時間後,獲釋得再踏天路。有一人追上來,他名叫盼望,目睹基督徒和忠信的生命見證,決心與基督徒結伴前行。他們再遇重重危險和誤區,最終亦安抵天城,加入永遠敬拜萬王之王的行列。

  「他(忠信)的灰燼中卻幻化出另一人作基督徒的伙伴」,對筆者有很大的激勵,願我們不是求天城「入場券」,而是如基督徒無論是孤身上路或是有屬靈同行者,在靈命的高山低谷,都走在窄路上,每天的一言一行都讓別人看出我們是基督的跟隨者。

  

作品賞析:魯益沙闡述天路歷程的過程,演繹出自己天路行的版本,榨出她吸吮的蜜汁來。閱讀名著思考的過程,無意間就是個人靈命提升的過程。(黎海華)

  

作者簡介:魯益沙:現職助理編輯。曾任職「語言物流」(翻譯)。喜愛剪紙、摺紙、捲紙、寫字爬格子。

【要聞】

【教會之聲】

【釋經講道】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城市心靈】

【天角一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