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窄路

2917 期(2020 年 7 月 19 日) ◎ 生命校園 ◎ 陸南鴻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浩恩沈默了良久。

  「南哥,我只好說,我們這一代大學生跟我爸爸媽媽那一代大學生,實在非常不同。」浩恩說。

  「你覺得爸爸媽媽不明白你,或者不明白你們一整代青年人,是嗎 ?」

  「他們根本沒有嘗試去明白我們,總是說,你們再長大一點就會明白。」浩恩說。

  我心中感慨,想到時代變遷之快,叫兩代之間,即使是共同生活的家人,有相同的信仰和教育程度,卻很難同感同行。

  社會人士認為,青年一代出現這種那種現象,可能是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減少了,又有人歸咎於教育太過政治化,也有人認為新一代大學生沒有認真經歷過生活艱苦、物質貧乏的歲月,不懂得珍惜,有人則認為他們入世未深,被別有用心的人唆擺、騎劫,甚至乎有人以為把房屋問題解決了,讓青年一代可以擁有特別為青年人而設的住房,社會矛盾就會平息過來。

  唉!作為一位在前線與年輕人同行的人,我只好說,這些屬於上世紀的分析,完全與香港新一代的面貌和心境徹底脫節,把問題的成因如此界定了、轉移了,其實是因為追不上形勢、落後於時代?還是不願意面對現實?尤有甚者,有沒有想過,我們上了岸、正在收成的一代,原來是問題成因的一部分?

  「浩恩,我知道你明白自己所堅持和追求的,在大時代裏,做一個有所承擔的大學生,就倍感沈重,這條路不容易走。」我說。

  「基督徒本來就是要選擇走窄路。」浩恩說。「也許這是我與爸爸媽媽對信仰的理解,最不相同的地方。」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