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夢與多言

2886 期(2019 年 12 月 15 日) ◎ 心靈絮語 ◎ 王芃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神學教授看完朋友寫的《傳道書注釋》書稿,打趣說:「你寫那麼多字,繞來繞去,不就是『敬畏』二字嗎?」,不知道朋友何以應答。以祿(Jacques Ellul)在寫《存在的理由—從傳道書看科技社會的虛空與盼望》之始,也有過疑慮:「再寫一本關於傳道書的著作?這大概需要有極大的虛榮心或格外魯莽」。一位牧師,家中八十多歲的老爸,每日堅持寫讀經心得,牧師笑說:「你寫的又沒有人看,何必每天寫呢?」,老爸說:「我不在意有沒有人看,不寫出來,我就不痛快」。

  「多夢與多言,其中多有虛幻,你只要敬畏神」(傳五7)。多夢與多言,大概就是以祿說的虛榮心,也是牧師在意的有沒有人看之類的想法。然而以祿說:「我唯一的資格,是過去五十年來持續閱讀傳道書,默想,也禱告。」他認為,傳道書帶給他的、對他說的話,或許比其他書都多。的確,讀傳道書,需要帶着閱歷和安靜的心來靜觀和反思:「我們難道沒有看見目前世界的整體面向?在資訊、政治論述、書籍(包括我的!)、報紙、哲學理論的氾濫之下,我們看見整個文化和文明的虛空的現狀。」(以祿),各種訊息的碎片、言辭的狂轟濫炸,將我們重重包圍,常識不再,錯亂顛倒。

  多夢和多言一樣,需要警覺。甚麼是多夢?以祿敏銳觀察到,傳道者說的夢,不只是睡夢,也包括我們的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唯美主義、千禧主義、烏托邦等幻想。多夢使人將虛幻當現實,把人帶偏,貽害無窮。

  謹記:「寧可在安靜之中聽智慧人的言語,不聽掌管愚昧人的喊聲」(傳九17)。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誰明宣子心】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