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當然的敬拜

2870 期(2019 年 8 月 25 日) ◎ 釋經講道 ◎ 何善斌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聖靈降臨後第十一主日(賽五十八9b-14; 詩一零三1-8; 來十二18-29; 路十三10-17 和修本)

  在第一世紀,猶太羣體對神蹟醫病並不陌生,趕鬼也被看為其中一種神蹟醫治;有些猶太神人和先知也會醫病趕鬼。這不是說當時的猶太人視每一種病都是被魔鬼或邪靈攪擾,而是他們相信身體疾病跟心靈受困相關,有些疾病是交鬼或犯罪的結果。路加福音十三章十一節正是一例,那位女士被靈附身,很可能是她、她的丈夫或她的父母曾交鬼的結果,心靈影響身體,令她腰彎得一點都直不起來。

  究竟在安息日,猶太拉比應否在會堂崇拜時(路十三10)作醫治服侍? 路加福音十三章十四節的會堂主管,因着耶穌在安息日治病而生氣,並不一定是因着他對這位患病十八年的婦人沒有同情心;按着當時猶太文化傳統,他生氣的理由並非不合情理︰

  一、這婦人患病十八年,應曾多次來找猶太拉比求助求醫,但一直都未見功效;

  二、耶穌正在會堂教導人,很可能是在猶太崇拜進行的時候;在崇拜中去醫治服侍,似乎並不合宜;

  三、安息日不許工作,特別是耶穌有神蹟醫病的能力,祂會被視為一個醫生,治病卻是醫生的工作,也很可能是祂「做自己高興的事」,踐踏了安息日(賽五十八13);

  四、最關鍵的理由︰腰彎不直,是長期病患,不是危及生命的絕症,也不是急病;若耶穌要醫治她,為何不多等一天?

  另一方面,耶穌敢在安息日醫好她,也似乎不單是因着對那婦人的同情心,也不是因着祂即興的感動而作;祂認定這位被撒但捆綁了十八年的婦人,應該在安息日的日子讓她得釋放,因為:

  一、這是祂作為受膏者的使命︰叫被壓制的得自由(路四18);

  二、安息日是敬拜上帝,讓上帝在我們中間作工;使這婦人得釋放,更能表達敬拜上帝的意義;

  三、在安息日,我們也會解開牛、驢去喝水;彎腰雖不是絕症,但卻絕對影響她平時的飲食能力和消化能力,甚至呼吸也感到吃力;

  四、關鍵的是︰若她比畜牲更看為尊貴,若神的子民(亞伯拉罕的後代)的困軛得釋放更能尊榮上帝,那麼在安息日,甚至在會堂崇拜的處境醫治她,那就不是工作,也不是耶穌自己高興作的事,而是像唱詩讀經一樣,是對上帝理所當然的敬拜,是上帝喜悅的事(路十三16),是合乎安息日的敬拜意義—由自我轉向上帝為中心(參賽五十八13-14);故此,在安息日、在崇拜中以此作敬拜、歸榮耀與上帝,比其他日子更合宜。

  從十七節眾敵人慚愧的反應,並路加稱是次醫病神蹟是「榮耀的事」,可見路加想讓我們留意的焦點,並不是對人文的關懷,而是安息日「以神為中心」的重新關注:何謂榮耀上帝。換言之,是次醫治神蹟是敬拜神學,是關乎我們敬拜上帝的態度。

  今天信徒並不是不守安息日;相反,我們是在基督復活的日子,每週慶祝救恩的實現。對基督徒而言,安息日變成我們的主日。既是這樣,我們今天怎樣在主日中實踐除去自我化,以上帝為我們的中心,「不在我的聖日做自己高興的事,稱安息日為「可喜樂的」,稱耶和華的聖日為「可尊重的」,尊敬這日,不走自己的道路,不求自己的喜悅,也不隨意說話」?

  何善斌(香港信義宗神學院教牧學博士課程主任)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閱讀馬拉松】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