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過傷的領袖能傷人

2804 期(2018 年 5 月 20 日) ◎ 牧心世情 ◎ 戴浩輝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多年在教會牧養、領導和教授神學,筆者見過不少教會領袖,很多都是謙卑的僕人領袖;但也有不少是帶着傷痕當領袖的。他們心靈受傷,但沒有好好的處理,於是每一次面對某些情勢,便觸碰「舊患」,出現那種受傷時的痛楚與忿怒。在處理過的堂會內問題,很多時都不僅是某一方的不對,而是雙方彼此加重了敵對的態度,以致無法繼續合作。但這些曾受傷害的領袖在平日又好像沒有甚麼問題,也是十分和藹可親的。我不是讀輔導的,但我相信,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我都有某種的需要;如果那些需求不能滿足我,我要看看是否我有問題,抑或是真的不足。我相信人需要被接納、欣賞、肯定、安全感、被尊重、得鼓勵和安慰等等,既然這些東西都是人人需要的,是否也有需要多少之分?

  其實,教會甚或社會對領袖的要求很高,隨便看看一些有關領導的書籍,看其目錄所顯示的,例如:要有願景,承擔使命,做事要聚焦,面對困難挑戰要有勇氣,誠信當然少不了等等。但作為教牧,我自己卻感到那麼脆弱和不足。或許,人由出生到成長,必然由家庭的培育和所遭遇的問題所塑造,多少會有不足與脆弱,但個人成長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如果導致我們處理事情只被這些「舊患」所控制,並成為我們性格的一部分;我們便必須處理了。我的意思是我們性格當然不能改變,但我們多加注意我們的問題,是會有幫助的。但我們性格上的缺欠卻又沒有可能由我們自己發現和處理,這只能藉其他人幫助我們更認識自己。盧雲神父寫過《負傷的治療者》,但我眼見的是有很多負傷的人因他們的傷而傷害別人,問題所在不是我們能治好我們的傷,而在於我們是否能認識我們是甚麼傷,以致這些「傷患」得到認識和尋求處理,以免當他人觸摸我們的傷處,成為我們傷害人的機會。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婚姻這回事】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廣蔭頤養】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誰明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