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過一縷芳香

2691 期(2016 年 3 月 20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這一陣子,桂花盛放,走過公園,忽然一陣沁人心魂的香氣,隨風送到鼻端,心神剎那間得着振奮。剛好這兩星期因事去了不少地方,香港九龍新界跑遍,大大小小的公園固然植有桂花,就是運動場側、巴士總站旁邊,花槽中也有叢叢桂花,花香在微絲細雨中尤其動人,恍似清洗着近日瀰漫人心的一團團污濁之氣。

  研究人員說,嗅覺是與記憶相關的,一個人能分辨更多種氣味,與他接觸過更多種類氣味有關。是的,內陸居民,對鹹腥的海風沒有甚麼反應,我們這些長於小島的,也不懂乾熱的萬里長風颳來甚麼信息,對高山森林中的氣息也是全不了解。

  有人說,走在街巷中,聞到炊煮晚飯的氣味,就有急忙回家的衝動。那得看你聞到的是何方菜系,老實說,在眾多複雜香料薰騰的街上,我的確是馬上加速了腳步,不過不是為了回家,而是趕快逃走。美國人聞到炆冬菇的香味,跟中國人聞到烤火雞一樣,都想不起家人團聚的情景。

  香氣的動人,正正是記憶的作用。頭一次聞到桂花芬芳,是在道風山上,穿過窄窄的拱門走向大十字架的途中,路旁左右各有一株桂花,隨風送香。從此桂花的香氣於我總有一種精神提昇的味道。白蘭花和茉莉花則有市俗平民的情懷,因為小時候它們是女士鬢邊襟上的東西。百合花有肅穆平靜的感覺,不過那些稱為香水百合的東西,我一聞到馬上要逃走,正如香水一樣,我會引起敏感反應。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正是此意。

  但願人皆可以儲藏更多令人深情的氣味記憶,終此一生,常常氲氤心間。在現實的洌風中,溫養心田。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性」在反思】

【信仰重尋】

【傳道故事】

【各司其職】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道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