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彙的背後 — 探討香港社會和教會當前的處境

2569 期(2013 年 11 月 17 日) ◎ 教會之聲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語言是有生命力的。上帝用語言來創造世界。語言又可具殺傷力,像魔鬼以上帝的聖言試探耶穌。所以,語言可以立己立人,也可以害己害人;可以是和平工具,也可以是殺人武器。不過我們對日常使用的一些基本語言,卻少有認真思考其中真正意義。我們經常所說的詞彙如「自由」、「民主」、「公義」、「和平」、「愛」、「暴民」、「極端分子」、「恐怖主義」,以及「人權」等,這都是人際間十分重要的關鍵詞(keywords),但卻少有追問語言的來源和意義及明察使用者的個人文化、政治及宗教動機。大多是一看自明,視為標準並加以認同。結果是我們陷入語言危機中。這就是愛德華.薩爾德 (Edward S. Said)所說的「東方主義」。這詞是指到西方國家怎樣利用西方語言對東方國家進行思想洗腦的工具。王逢振引薩爾德的話說:「簡言之,東方主義是西方對東方統治、重構和施加權威的一種西方的風格或方式。……如果不將東方主義作為一種話語方式來考察,人們就不可能理解歐洲文化支配東方的龐大的、系統的戒律,正是通過這種戒律,歐洲文化才得以在啟蒙運動以後從政治上、社會上、軍事上、意識形態上、科學上,以及想像上控制—甚至創造—東方。」

  換句話說,東方主義的文化語言構成今日不少亞洲及中東國家成為西方文化模式的社會。菲律賓和南非就是例子之一。因着西方文化及宗教的再造,把他們原住民的文化和宗教都滅盡了(他們的原住文化及宗教不一定就是有違基督宗教教義的,相反,他們有些地方會比後現代的基督宗教、文化或道德觀念更為崇高和有意義)。查實,大量政治統治的事實依賴於合法化語言詞彙。這些語言詞彙決不是裝飾性的,也不是無能的、抽象的上層建築話語。相反,東方主義是一種文化觀念領域的基本特徵,它產生出一系列進行干預的戒律,包括經濟、政治、宗教、管理、甚至軍事等各個方面。

  對基督新教來說,我們有受到西方基督教的東方主義所影響嗎?我們常掛在口邊的關鍵詞,如真理,公義,和平,愛心等詞彙,有多少是曾經認真追問過其中的真正意義?現時我們不斷使用神學及教會詞彙,甚或是神學教育課程和教育制度及視野,會否只是當日西方教會加諸在華人教會的東方主義?這樣的合法性和客觀性有何根據?這是我們所當關心的,特別是一些具有強烈的西方基督教文化及政治色彩的詞彙,如自由、和平、公義、博愛等,又是否需要先行尋求雙方或多方的溝通共識,然後才進行抗辯和行動?不過,我們又可以有能力對這些基本的言詞袪東方主義化,作出清晰分辨而尋到自己的定位嗎?想這會是我們當前社會和教會,特別是神學教育當前所需反思的。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破局錦囊】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刊】

【世說新語】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觀景人生】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