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中的「讀」與「寫」

2239 期(2007 年 7 月 22 日) ◎ 教會之聲 ◎ 蒲錦昌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人類歷史中,文字素來被認為有神奇的力量,甚至具有神聖的意義,例如基督教信仰的聖經,就以文字來揭示真理。而懂得讀與寫是進入文化與真理的必經之路。可是,到了二十世紀末以後,讀與寫的技藝卻在迅速的消逝中。

  隨著資訊時代的來臨,我們需要短時間內掌握大量資訊,結果我們把閱讀的習慣改為閱而不讀。不論平常看書或看文件,我們學會整段文字來看,抽取主要的字眼,把握重點,根本沒有耐性把一封信由頭看到尾,更遑論細心讀一遍。我們稱這種技術為掃描(scanning),就像掃描器的功能一般。由於不再需要讀,詩的創作與閱讀便迅速從文學領域中消失,因為一般人都沒有時間去品味詩的沈重與輕柔,歎息與舞蹈,皆因詩的感染力往往透過音節的長短與抑揚頓挫表達出來,並且通過重複的朗讀不斷增強。

  此外,由於電腦的普及,人類寫作的習慣也在改變中,變成作而不寫,愈來愈少人真的拿著筆在紙張上書寫,而是通過鍵盤在電腦上進行輸入的程序。書寫時代一個一個字的掌握換成了輸入時代的符碼,讓人慢慢遺忘像中文這類複雜的文字原來的書寫方法,慣性地選擇常用的符碼與文字來表達思想與感情,結果不少文字從此消失。電腦打印的文字,雖然有各種字體,但與一封書寫的函件始終不一樣,因為你可以從書寫的文字中揣摩對方的情感與個性,何況電腦書信還存在著大量網絡上剪貼而來的東西呢!

  其實,在二十一世紀裡,讀與寫的技藝雖然面對空前的危機,但是,他們是不會徹底消失的。深邃的哲學思想,始終需要透過文字來表達、傳遞與保留;深刻的情感,始終需要種種藝術來抒發,當然包括任何文化裡的詩歌與散文。只要有耐心寫作的人,自然會找到耐心的讀者;只要有不甘膚淺的作者,就會培養出有深度、有閱讀能力的群眾。對於任何肯為基督教信仰,為文字工作,為人類文化作一點真實貢獻的人而言,任何努力絕對不會是白費的。

  香港基督教出版業向來不是盈利的工作,但受益於言論、貿易、旅遊等自由的大氣候,一直保持活躍,甚至為華文世界提供屬靈的養分。隨著台灣與大陸出版業的進步及言論自由的拓寬,香港基督教出版業無疑面對更大的競爭與挑戰。但是,只要有好書,就有可能培養出好讀者;只要有願意用心寫的作者,就有可能有用心讀的讀者;正如世有千里馬,才會有伯樂一般。願望香港基督教出版界的同工,為讀者找好書,為書找好讀者。努力!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每週新書】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