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深,念之切

2239 期(2007 年 7 月 22 日) ◎ 牧耕筆談 ◎ 盧美玲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死亡向我們揭示與一個人的共同回憶有多少、關係有多深、感情有多厚;愛有多深,念自有多切。

  小時候面對外公去世,看見媽媽與阿姨們哭得非常傷心,但自己最多只是覺得親人去世了,有一點難受,卻說不上有甚麼悲傷或痛苦;相信是因為外公向來沉靜,我也很少與他講話,我們之間並沒有建立過甚麼關係的緣故吧。

  後來剛在香港畢業回到家鄉,外婆卻去世了,這一次我感到非常感傷。小時候外婆常常騎著腳踏車,帶著餅乾來我們家。還有,她常常帶了一本大大的聖經來,要我教她認字。

  媽媽對於外婆的逝世,悲慟的不得了。她常說夢見外婆,非常思念外婆。後來她甚至認了一個貌似外婆的老婆婆做乾媽,這才稍微安慰了媽媽的心。就算外婆去世了很多年,媽媽說只要一想起外婆,她仍會掉眼淚。這種感覺,在媽媽去世之後,我才完全明白。

  所以我從來不敢對失去家人或親友的人說些「不要難過」、「不要太傷心」或「不要悲傷太久」之類的話;外人永遠不會知道他們之間的愛有多深,或思念有多切。保持靜默永遠是上策,加上體諒的心,或說一句「保重身體」,已經足夠。

  有位女士的丈夫因意外突然去世,死時就在她的懷中。面對椎心泣血之痛,她選擇了面對:「痛吧!痛吧!痛到最底之後,我發現,我活過來了」另外一位女士,丈夫因癌病已去世七年,但她說很想告訴丈夫:「我每時每刻都想念著你。」

  愛有多深,痛與思念就有多切。如果可以的話,不要說讓時間沖淡一切,那太殘忍了;不會沖淡,只會昇華,化悲痛為力量,透過自己延續逝者的遺願或精神,為自己的活著,賦予更大的意義。

  哀傷者的行為、思想、生理與情緒都面對很大的起伏,旁人需要認識與體諒他們的情況,並用心與忍耐的陪伴同行。他們極其哀痛,因為他們深深的愛過。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每週新書】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