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制度的重要性:俄國的例證

2024 期(2003 年 6 月 8 日) ◎ 真情真性 ◎ 關啟文(香港性文化學會)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些當代學者攻擊家庭制度,認為這種制度既多餘,又限制人的自由,所以是可以取消的。這種言論其實並不新鮮,以前已有人提倡這種思想,甚至實行出來!例如在俄國革命初期,共產黨就蓄意破壞婚姻與家庭制度。他們也提倡自由性愛(Free Love),並美其名為「一杯水」(Glass of Water)理論是:如果某人口渴,他用甚麼杯子取水解渴都不打緊;同樣道理,性慾也是先天的,只要能滿足性飢渴,用甚麼方法都沒有分別。於是共產黨的法律,並沒有保護婚姻制度,只提到男、女雙方為了滿足其慾望可以自由「結盟」(Contract);至於維持「盟約」的時間,可以是永遠,亦可以一年、一個月、一週,甚至只有一夜。一個人可以任意結婚、離婚多次。「結婚」不必登記,若要離婚,丈夫或妻子也毋須通知對方,單方面決定便可以了。重婚或多婚在新訂定的條款裡也被認可。婚前性關係受到讚揚,婚外的性關係也被認為是正常的,若「攪出人命」,公立醫院可隨時為市民施行墮胎手術。

  這種社會對性解放人士來說應當是樂土了,但實際上的後果是怎樣呢?幾年之內,一大野孩子湧現,成千上萬的人,尤其是少女,被毀了;離婚和墮胎的數目急劇增加。多婚制度下的夫妻,彼此間的怨恨與衝突迅速增多,心理失常的人數也快速上升。國營工廠的工作情況怠惰不堪。這一切變化成了蘇俄的真正威脅,整個結果是那麼駭人,迫使政府不得不改變政策。後來政府宣佈「一杯水」理論是反革命的,不得再加以宣傳,官方重新推崇婚前的貞潔與婚姻的神聖。一九四五年以後,除非母親的健康情況有問題,或是類似的情況發生,否則墮胎一律禁止。離婚的自由驟減;一九四四年七月十四日政府再頒布法令,使得大部分公民不可能隨意離婚。到了後期,惡性循環的現象才告終結。

  著名社會學家索羅金這樣回顧整個過程:「從一九一八到一九二六,當性自由受到鼓勵時,蘇維埃政府簡直就是顢頇無能,俄國無法在積極的重建工作上獲得太多的成就,也無法推動文化的成長。圪一九三○年以後,當遏制性自由的工作大致完成時,政府無能的情況開始了轉機,建設工作獲得動力。工業化與經濟的成長、建軍、學校、醫院、研究機構的迅速發展,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的興起。」

  家庭制度每天都在發揮它的功能,我們已視為當然,不會注意得到。但以上的例子顯示,當它被摧毀時,它的重要功能反而被凸顯出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文林】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資訊年代】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牧養事件簿】

【有夢人生】

【交流點】

【市井心靈】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