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苦難者編織一個夢

2023 期(2003 年 6 月 1 日) ◎ 有夢人生 ◎ 龔立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簡稱「沙士」)的出現迫使我們面對生命的本質,就是重新體驗生命基本上充滿不肯定,也非我們可以全然控制。在「沙士」經驗下,生命的不肯定性透過死亡來表達。到目前為止,因「沙士」而死的人數已有二百多人。若死亡本身就是震撼的話,「沙士」更進一步激發死亡的震撼力。有別於癌症的病,「沙士」的死是一種不能被陪伴的死;有別於交通意外,「沙士」的死是更意外,但比交通意外更接近。

  此刻,我們慢慢體會生命與死亡、相聚與離別是銀幣的兩面。然而,這份體會並沒有令我們對生死豁達,反令我們對生死更無奈。當聽到有身邊的朋友本是健康,但卻無緣無故染上「沙士」並離世時,我們不服氣。當聽到染上「沙士」的病人向他們的家人說「不要來看我,因我不想你們受感染」時,我們不服氣。當懷孕的母親正歡歡喜喜預備孩子出世時,一個無法解釋的原因卻將歡笑變成悲劇。看著快離世的母親和獨自留下抱著孩子的父親,我們不服氣。生命實在太突然、太沒有邏輯、太不近人情了。然而,當稍為將眼目轉離香港時,我們發現香港並不是世界悲劇的核心。原來,世界上因饑荒、戰亂或傳染病而死的人比香港多的是,甚至他們的際遇並沒有可改善的跡象和可能。提出這些事不是要令我們好過一點。事實上,對親朋染上「沙士」而離世的那份傷痛是不可量化,也不能比較。但不同地區無辜者的死卻使我們知道我們絕不是孤獨又無助地承受生活中一切的傷痛,因為有很多人為我們不服氣,甚至努力改變我們的命運。這是為何在流淚和無奈,痛苦與死亡中,我們仍可說出感恩的話。劉永佳先生的遺孀說,「我好想借此機會多謝他們,我知道醫生護士都因為拯救不了我的丈夫而好難過,我知道他們都好盡心好盡力去救他,雖然到最後他都是死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專題專訪】

【聯會活動快訊】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資訊年代】

【開卷有益】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牧養事件簿】

【妹頭記事簿】

【余Sir信箱】

【有夢人生】

【交流點】

【生命道場】

【市井心靈】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風】

【Q版校園】

【漫畫Te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