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恐中「聖餐」的安慰

2019 期(2003 年 5 月 4 日) ◎ 文林 ◎ 李鼎新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沈靜凝重的氣氛下,我傷感、難過,我將眼淚強忍著,但仍淚盈於睫,視覺矇矓,面前仍是一排長長的人龍,等待前來領餐,為要親近主!

  今早的聖餐,是在「高度防範」下進行,我換過新口罩,戴上膠手套,看著會眾魚貫地前來,各人面帶愁容,但卻有耐性,秩序井然地一個隨著一個,延至聖堂門外;他們那戴上食「燒烤雞」膠手套的手慢慢地、生硬地拿起一片聖餐餅,及從盤中拿起聖餐酒,將它們放入口中。有幾位教友一時間忘了他們仍戴著口罩,待送到口邊方醒覺過來;另有位長者甚至差不多硬要將酒倒入口中,我急忙地拉著他的手,並請身邊的宣教師協助他。

  在沈靜凝重的氣氛下,我傷感、難過,我將眼淚強忍著,但仍淚盈於睫,視覺矇矓,面前仍是一排長長的人龍,等待前來領餐,為要親近主!領受生命、健康、平安、希望、信心、勇氣!

  我心中不期然地問:主,我們做錯了甚麼?為甚麼連這最神聖的聖餐禮,我們今日要誠惶誠恐,各人隔著「防護罩」,連「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立新約的寶血」也不敢說,惟恐「口沬橫飛」,「污染」餅與酒。在今日當醫學科技正大吹大擂到可製造「複製人」時,人類卻被一種「不明來歷」的「病毒」弄到驚惶失措,生活停頓,學校停課,醫院服務癱瘓,「全球化」亦迅速地將此疫症帶到世界其他國家,遠至南非也出現了第一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

  執筆之時,電台剛在播放莫扎特的「上主憐憫我」聖樂。我們香港人真的要祈求上主的憐憫,「我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人!」請憐憫我們吧!

我們在何處做錯了呢?

  是否中國人的嗜吃之過呢?在尋找這「病毒」的源頭時,其中一個論點是來自禽獸雀鳥,第一個病患者可能多與禽鳥動物接觸,沾染上動物的細菌,再在人類身體中演變成一新品種,侵害人類,這是否考驗人的智慧,看看誰強?我們廣東人素來自稱「天上、地下樣樣都吃」,今天,是它們反吃我們,向我們反擊呢?誰強?誰弱?誰勝?誰敗?

  人算甚麼呢?我們卻自比上帝,自以為能做任何事,甚至發動戰爭,顯示武力,殺害人命,摧毀別人的家園,破壞文明,甚至妄顧國際間的言論,置聯合國於無物,為要表現超級強國的姿態,那算是基督教文明的象徵、驕傲嗎?

  前晚與一位在英的朋友通電話,她說好像每次大戰時,世界總有一種天災出現。是否強大的飛彈在與無形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在比試勝負?是人還是自然界?

  這疫症對我們有甚麼教訓呢?第一點反省是「謙卑」,人是上帝所創造,人不是上帝。第二點是「莫作傷天害理的事」,不要破壞這上帝創造的自然生態,「各從其類」有它天然的作用,人不必也無須為了滿足「口腹之慾」及其他慾念而向大自然大開殺戒。第三是讓我們回轉到上帝,追求祂的國、祂的義,而不是擴大自己的王國,要努力的是施行公義、慈愛與和平,使各國各地的人能好好地同居相愛,棄掉仇恨、好戰、貪婪之心。

  在此灰暗迷惘,人心正尋找答案之際,正是教會和這信仰最能發揮其力量的時候,讓上帝作我們的主,我們的王,讓人得見上帝並願意接受祂。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文林】

【專題專訪】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資訊年代】

【開卷有益】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牧養事件簿】

【妹頭記事簿】

【余Sir信箱】

【有夢人生】

【交流點】

【生命道場】

【市井心靈】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風】

【Q版校園】

【漫畫Te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