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悔罪

1853 期(2000 年 2 月 27 日) ◎ 貞潔有道 ◎ 吳振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東京的日本教會復興聖會當中,台上的牧師何等有默契,其實是靈裏契通。因為當一名牧師哀痛認罪,哭泣失聲時(一般男士在哭泣時不能說話),跪在旁邊的牧師便會把「咪」接過來,繼續認罪,如是者一個傳一個,憂傷的心靈一浪接一浪。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牧師們在為日本教會迫切認罪之餘,開始真誠的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罪行,代表日本全國呼求天父寬恕,更開始向每一個被他們侵略的國家認罪。

  這時我見到全場信徒與領袖莫不涕淚連連,羞愧激動。當牧師提出一個國家名字,就引來一陣更哀痛的哭聲,向美國認罪、向菲律賓認罪,向新加坡認罪。......後來為三年零八個月踐踏香港認罪時,我終於含忍不住,痛如刀割(雖然我在戰後出生,從未經歷過日本人的苦害)。我強烈感受到日本肢體悔疚之情,是那麼自卑、那麼真誠,透過翻譯,我知道牧師在懇求香港人民饒恕他們的暴行。我熱淚盈眶,不自覺地祈求天父赦免他們,釋放他們。

  跟下來,我不用翻譯,一來是傳譯的弟兄已泣不成聲,二來我已聽到中國、廣州、上海、北平、南京等等城市名字,這時三千人已哭得像嬰孩,再無尊嚴之心,是因為哀號之聲把個人的羞恥淹蓋下去。

  或許韓國視日本人為世仇,也或許是沒有一個國家比韓國更深切被日本人蹂躪,以致日本人對韓國人民的罪疚是最深。那一天,日本信徒向韓國人的悔罪是最激動,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最後,三千名日本信徒代表日本教會向全世界教會認罪,特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本教會與軍國主義狼狽為奸,沒有申張公義,這時三千人全俯伏在地,向上帝乞求憐恤,哀慟之情,憂傷之心,震憾天地!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癌病答客問】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貞潔有道】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