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對殘害兒童者的憤怒!」

1822 期(1999 年 7 月 25 日) ◎ 交流點 ◎ 禾月(香港基督徒新聞從業員團契)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從報紙看到很多強姦少女、殘害兒童和少年的新聞。不期然,一陣憤怒湧上心頭!這些人是怎麼了?他們怎麼能輕率地搗毀別人一生?他們心裡怎麼只有自己?怎麼不會替人家想想?......

  連自己也覺得奇怪。已很久沒這般為一、兩宗新聞而憤怒了!自己不是做突發新聞(即死人塌樓一類新聞),沒很多機會接觸呼天搶地的場面,但新聞看得多了,耳朵聽多了,也就開始習慣了。

  有些人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道德淪亡、人慾橫流!」流暢得有如順口溜。實在是甚麼意思呢?內容似乎是針對說話本人以外的情況,換句話說,很可能是指呂奇名言:「這是社會的錯!」

  自己讀到社會上各種罪惡新聞時,很自然會問:「我可以做甚麼?」不問猶自可,一問便覺得自己甚麼也幫不上忙,甚麼也做不到。

  是不是香港人太注重於「我」和「做」呢?有時候,過分著重「我」和「做」,反而會令人變得剛愎自用,甚至有種以為「真理在我手」,「我要替天行道」的錯覺。

  當甚麼也不做時,又是否連感覺也受限制?我自己有時會因為改變不了現實而感無奈;這時便會嘗試以「平常心」待之。我沒留意過,原來對罪惡的憤怒,對無辜者的同情,也是操練之一。

  這種操練是對社會的一片赤子情,不只想自己要改變甚麼,而是真正讓神來帶領自己,使自己對社會敏感和有感覺;當時候來到,神有安排時,祂自會呼召我們去「做」甚麼。

  我在想,當人逐漸長大時,原本一顆柔嫩的心便逐漸硬化起來;感覺的操練,也許會使我們對身邊人與事的需要更加敏感和關心,使已漸剛硬的心,回復柔軟溫暖。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商數啟示】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