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與永恆

2932 期(2020 年 11 月 1 日) ◎ 心靈絮語 ◎ 李碧如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電影《新聞守護者》講述的真人真事發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距今八十多年,但今天看來毫不過時,仍然引人思考。

  年輕記者鍾斯深入蘇聯採訪,揭發烏克蘭大饑荒的實況,卻被長駐莫斯科的普立茲得獎記者杜蘭迪撰文反駁,指鍾斯不過大話連篇。

  觀眾跟着鍾斯腳步看到大饑荒的事實慘絕人寰,又看到像杜蘭迪一類駐莫斯科外國記者如何荒淫無道,還看到幫助鍾斯找真相的同時,仍選擇相信蘇聯模式優勝的「左膠」記者艾達,看到他們的軟弱,也看到他們的限制,明白追尋真相是何等困難。

  不過,電影最觸動我的卻是結尾打出的字幕:鍾斯後來輾轉到內蒙採訪,結果遭土匪綁架殺害,死時正是三十歲生日前夕。而杜蘭迪卻回到美國得享長壽,卒年七十三歲,其普立茲獎亦終身未遭褫奪。

  看到字幕,心中即時升起兩句話:「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肯冒生命危險採訪讓讀者知道事實的記者不得善終,出賣靈魂為虎作倀的卻頤養天年,何等不平!

  於是,我想起了《傳道書》,想起最近上網重聽已故楊錫鏘牧師的講道。他指出是神把「虛空」與「永恆」兩種概念放在人們心中,因為生命有限所以虛空,因為虛空人才會追求永恆。

  從數字來看,七十三的確比三十足足多活四十年,以人的眼光評價便有天年與短命之別,但若放在永恆的尺度去看,那不過都是一聲嘆息而已。更重要的是,八十年後,人們要歌頌要紀念的是短命的鍾斯,要鄙視要唾棄的卻是長壽的杜蘭迪。在歷史的長河中,帶給人們真相的鍾斯雖死猶活,而得享榮華的杜蘭迪多活的四十年不過是雖活實亡。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