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已逝,情猶在

2890 期(2020 年 1 月 12 日) ◎ 文林 ◎ 梁麗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幾個月前的一天,我陪媽媽到長者中心參加活動。眼見時間尚早,我們於是坐在一旁看報紙。正當我們在談論新聞時,一位帶有鄉音的女士問道︰「你們是客家人嗎?」我望了她一眼,微笑着答︰「你怎麼知道?」「我也是客家人呀,聽到你們講客家話,感覺好親切。」她的臉上流露出一副驚喜的表情。

  接着,她懷着他鄉遇故知的喜悅與我們暢談一番。讓我興奮莫名的是,她(鄧姨)竟是我爸六十年代的學生!在半個多小時的傾談中,她除了憶述許多關於爸爸教學生涯的往事,亦對他英年早逝感到惋惜。「今天巧遇你們母女倆,讓我感到非常開心。」她拉着媽媽的手說。

  幾天後,我們和鄧姨又在長者中心不期而遇。「我把見到你們的情況告訴幾個同學,他們都說很想見師母,約個時間去酒樓茶敍好嗎?」鄧姨問。我和媽媽異口同聲說︰「好呀,拜託你當聯絡人了。」

  好不容易等到相約見面的日子,那天上午雖然下着傾盆大雨,但無礙年近八十八高齡老媽的興緻。我們邊走邊談,很快便到了指定地點,鄧姨幾乎在同一時間抵埗。約莫十多分鐘後,只見一位笑容可掬的女士迎面而來。當鄧姨告訴我們她是當年的班長(鍾姨)時,媽媽情不自禁地跟她來個擁抱︰「記得那年我先生跌傷腳,是你每天幫他敷藥,讓我很是感動。」「師母的記性真好,看來您精神不錯。」一會兒,媽媽轉過頭來,說︰「這是我的女兒,是你們的師妹。」我和鍾姨相視而笑。

  閒聊了一陣,我建議與媽媽先到酒樓訂位,而鄧姨和鍾姨就在火車站等候其他的同學。我們在一張圓桌就坐不久,鄧姨等一行五人悄然而至。「師母,您好!」「師母,我們好期待見到您呀!」「師母,我姓侯,這是我的太太。」他們跟媽媽一一握手並自我介紹。甫坐下,侯叔便興致勃勃地說︰「雖然事隔幾十年,但我對老師當年貼中高考試題,讓我取得優異成績依然記憶猶新。」

  「謝謝你們對他的感恩之情,今天又特地遠道而來探望我。」媽媽由衷地說。

  席間,大家相談甚歡。風趣幽默的余姨(侯叔太太),談及她和先生相處的一些趣事,我們幾乎笑彎了腰。爾後,我想起隨身攜帶的自傳式散文集,於是拿出來給大家看,述說上帝如何帶領我走過崎嶇不平的單親之路。眼見師兄師姐急不及待互相傳閱,並嘖嘖稱奇,我忽發奇想︰如果時光能倒流,讓爸爸參與我的人生故事該有多好!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鍾姨目睹桌上剩下的幾碟點心沒人分享,打趣說︰「想到六十年代初,就要把這些食物吃個精光。」她先把生菜夾到自己碗中,然後將「山竹牛肉」等點心分給各人。坐在她旁邊的廖姨見狀鬼馬地說︰「聽班長的訓誨,不要浪費食物。」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茶敍接近尾聲,各人都拿出手機拍照留念。「侍應生幫我們拍合照時沒有取好鏡頭位置,兩張都拍得不好……」,話音未落,那侍應生半開玩笑地說︰「從來沒人說我拍的照片不好,只有你一個人說不好。」隨即從侯叔手中接過手機,對着一眾「老頑童」說︰「我忙得要死,這是最後一次幫你們拍照,下不為例。」說完便「咔嚓」一聲拍下我們的歡樂照……

  人已逝,情猶在。五十多年的師生情,因偶然遇上的驚喜而延續。爸爸生前對教育事業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己,對莘辛學子的關愛和精心培育,沒有因歲月流逝被人遺忘,反而被很多尊師重道的學生傳誦。我以桃李滿門的爸爸為榮,以德高望重的爸爸為傲!

  爸爸︰我們永遠懷念您!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天角一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香港基督教醫療發展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