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主旋律

2881 期(2019 年 11 月 10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對於生命中不可知的神秘面,我們天生就有原始的膽怯。」 (西西)

  死亡,是人類共同的命運,也是中西文學無可迴避的嚴肅主題。

  西西小說《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敍事者以第一人稱向讀者娓娓傾訴:「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其實是不適宜與任何人戀愛的。但我和夏之間的感情發展到今天這樣的地步,使我自己也感到吃驚。」對方隨意一個微笑,也會忽然令她魂飛魄散,卻悲哀地發現自己不適宜戀愛。「此刻我坐在咖啡室的一角等夏,我答應了帶他到我工作的地方去參觀。」原來她只告訴夏她的工作是替人化妝,令他誤以為是替出嫁的新娘端麗她們的顏面。但真相是她是為那些已經沒有了生命的人作最後的修飾,使他們在將離人世最後一刻顯得心平氣和與溫柔。因着她的職業,朋友因不安和驚懼一個個離她而去。如今她與夏的感情已經一步步走向命運所指引的道路上去。「可以參觀一下你的工作嗎?」「應該沒有問題。」「她們會介意嗎?」「恐怕沒有一個會介意的。」夏一直以為她為他而灑的香水,其實不過是附在她身體上的防腐劑氣味罷了。這氣味已經蝕骨,無法驅除。「看我的雙手曾為多少沉默不語的人修剪過髮髭,又為多少嚴肅莊重的頸項整理過他們的領結。這雙手夏能容忍我為他理髮嗎?能容忍我為他細意打一條領帶嗎?」她發覺在一般人眼中,她這雙手已經變成觸撫骷髏的白骨了。是她姑母把她這個孤兒養大,把畢生絕學技藝傳授給她的,讓書讀得少的她,有能力到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上去和別的人競爭。

  她姑母年輕時,帶着和她海誓山盟的戀人到她工作的地方參觀,告訴他這是一種非常孤獨寂寞的工作,卻沒有人世間的是是非非。他表現得那麼驚恐,終於失聲大叫掉頭拔腳而逃。愛裏不是沒有恐懼的嗎?她發覺她和姑母竟是命運共同體。「當夏知道我的手長時期撫觸那些沉睡的死者,他還會牽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躍過急流的溪澗嗎?他會容忍我的視線凝定在他的臉上嗎?」她問,為甚麼一個人對死者的恐懼竟要和愛情的膽怯有關呢?她坐在咖啡室等夏來。她想,如果他害怕,又有甚麼過錯呢?她看到夏從馬路對面抱着一大束花走過來。外面陽光燦爛,而她躲在幽黯的一角。啊花朵,是訣別的意思。

  這篇小說藉殯葬化粧師的角色,以既冷諷又抒情的調子探索愛情面臨的終極考驗。究竟是藉死亡面紗揭露愛情的面貌,抑或透過愛情揭示死亡的面目?夏是否如同昔日姑母的戀人驚恐而逃,抑或決定執子之手一起面對冰冷的國度?留給讀者的是永恆的遐想和思考空間。

  黎海華(文.圖)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會員堂堂慶】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