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的真光同行

2872 期(2019 年 9 月 8 日) ◎ 教會觸覺 ◎ 趙芷媛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出生不久,我便被確診患有先天性青光眼,雙目視力一直退步,現在只剩餘右眼約1-2%的些微視力,只能在狹小的視域範圍中看見極為模糊的影像。視力障礙固然帶給我生活上諸多的不便,不僅僅是我看不見甚麼、做不到甚麼、或用甚麼方法解決問題的困難;在社會上被誤解、被標籤、被歧視、被拒絕、被矮化或被污名化等經驗也是屢見不鮮。不但如此,隨着近年我決定使用導盲犬作伴,這些被不尊重或被無禮對待的經驗更被放大。不過,對我而言,這並不代表身心障礙人士就是特別可憐的一羣,事實上,絕大多數人的生命中也有不同程度的缺失、遺憾或需要跨越的難關挑戰,不過,身心障礙者的某些身體特徵卻相對較難隱藏,以致很容易成為社會中被標籤甚至被邊緣的一羣。

   初中信主後,我嘗試尋找上主給我生命的方向和召命,我漸漸留意到有些人可能因着成長背景、環境際遇、生離死別等種種因素,心靈上飽受着龐大的煎熬,這些痛苦鬱結往往相較身體殘障造成的外在困難帶來更大困擾。因此,我在中學階段便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把人的生命帶到上主面前,因為祂才是最有大能的醫治者!後來,經過了神學及社工的訓練後,恩師吳振智牧師一次邀請我在某聚會擔任講員,並特意相約關心我的近況。我很感謝他的鼓勵和勸勉,期間他還引用了多年前別人對年輕的他說過的一句說話,告訴我:「上帝必會大大使用你的生命,你只是欠一個機會!」經過禱告,我便懷着戰戰兢兢的心情踏上全職事奉的旅程,加入了基督教九龍城潮人生命堂。

  作為一位視障牧者,有人問我,教會應如何牧養視障人士呢?其實,我認為牧養視障人士與牧養任何一個生命一樣,考慮的未必是專注於用甚麼「方法」解決所遇到的「問題」,卻是要學習如何以上主的眼光看待每一個生命,並盡力容讓他恢復上主創造他的原貌,有尊嚴地活出他本來的價值,實踐上主給他的召命。

  舉例而言,假如有一位視障人士進入教會, 我們或者很快會問一系列問題:教會是不是要鋪設盲人引路磚?如何把聖經翻譯成點字?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渠道和資源,是否代表我們不能接待這位視障人士?⋯⋯如果我們的心態是以「解決問題」為主要向導,當我們發現我們欠缺這些方面的知識時,我們便會卻步,甚至希望介紹對方到其他教會。這樣,我們便白白地錯過了與這生命相遇的機會,甚至在不經意之間傷害了對方也未可知!相反,若我們相信每一個生命在上主眼中都是寶貴的,沒有人應被視昨蟑螂般看待,因為在上主面前,我們只不過是蒙恩的罪人,因此我們也不能禁止任何人親近主、敬拜主。這樣,我們自然會學懂尊重、珍惜、接納和愛,使其活得有尊嚴、有價值平等看待生命,那些所謂「問題」便不會成為讓人來到主面前的阻攔了。因為生命的建立並不是一張資源的清單,而是愛的呼喚與交流。教會就是一個聚集不同罪人的羣體,一起謙卑悔改並願意一生榮耀上主的羣體,一同以愛互相建立,敬拜上帝、實踐使命、作鹽作光的羣體!

  在過去兩年多,我在生命堂主要負責青少年的牧養工作,也有參與在社會關懷、信徒培育、校園福音事工、個人輔導等服侍中。坦言,這些對我來說並不容易,當中實在不斷看見自己的不足和軟弱,卻同時看見上主豐富的恩典和帶領!我很感恩能夠在生命堂服侍,這裏的同工團隊是超過我所想所求的,同工們對我的信任有時甚至超越我自己。從他們身上,我除了看見互相配搭的靈活性,更看見他們每一位縱有不同,卻同樣有愛生命的心,這一切也容讓我有許多發揮和學習的機會。此外,我很喜愛生命堂的弟兄姊妹,也非常享受與他們相處的時光。未來數年,主若願意,我也期望自己不但能夠在自己的崗位上能更良善盡忠,學習更謙卑地事奉和愛,也希望在輔導的知識上有進一步的裝備,並期望能更多參與推動教會在社會中的使命實踐,也願意在生態公義、動物權益等神學議題上有更進深的認識。盼望將來能夠成為更合神心意、更像耶穌的器皿,盛載着所交付的生命。在這黑暗紛亂的世代,願主的真光照亮人的心,願天國藉着教會降臨人間,願主的旨意與公義在地若天!

  趙芷媛教師(基督教九龍城潮人生命堂)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