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收主日的啟示

2855 期(2019 年 5 月 12 日) ◎ 淨山清泉 ◎ 朱耀光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的豐收主日奉獻,記錄着生命軌跡的轉變,也反映了香港天氣的變化。

  二零一零年秋,我參加了耕種班,了解到城市對農村的壓迫,那年豐收主日(11月21日),我不再買糧油,改而替馬屎埔的農夫買了三隻大冬瓜,祈願城鄉共生、香港的大地能滋養眾生。二零一五年秋,我學有所成,終於能在豐收主日(11月20日)將親手種的蘿蔔奉獻給教會,我默禱:「願我們手所栽種的,成為孤苦貧困者的祝福,更求主給我們力量守護香港的地土。農地,一分也不能少。」二零一六年十月中,颱風海馬襲港,把正在抽穗的玉米吹得東歪西倒,那年失收,我只能奉獻風乾的洛神花。二零一七年初夏,我試在田裏插秧,那些禾秧經歷了五個八號以上的颱風(苗柏、洛克、天鴿、帕卡及卡努),幸好稻米撐了過去,十一月中,我第一次把禾稻奉獻給教會。天氣愈來愈極端,香港的豐收時份已不在秋季,教會於是將豐收主日延至冬天。

  豐收主日延期了,極端天氣變本加厲。二零一八年香港春旱夏旱,五月鶴藪水塘乾涸,六月起連場大雨,九月世紀颱風山竹來襲,到處塌樹、斷電和水淹,很多人擔心不能如常上班,但香港人似乎沒有擔心糧食供應會中斷,馬屎埔的一角已成大樓工地。二零一八年沒有豐收主日。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延期後第一次豐收主日,我把蘿蔔、羽衣甘藍和番茄奉獻給教會,都是山竹過後播種的,當日的福音經文是耶穌把水變酒的神蹟。

  我聆聽福音,想着眼下的香港。我們都是盛宴裏的賓客,只要酒杯常滿,從不愁缺酒,但飲酒終比釀酒快,從水到酒,除了花時間,還要生命醞釀,沒有微生物發酵,水永遠是水。走入馬屎埔,看到農田被圍封,聽見農人大喊:「沒土地沒農產了。」我看着上主,主輕聲跟我說:「把缸倒滿水。」於是,我回收廚餘和乾草,在荒地上堆肥,再用堆肥復育泥土,在田上播種,按時澆水。廚餘變成堆肥,荒田變成菜園,農田生機處處,地有所出,水變成酒。

  在上主的創造中,萬物皆美,生命彼此滋養,我每天都經歷上主把水變酒的神蹟。然而,豐收何價?假若水都髒了,酒缸破了,我們如何延續豐收的盛宴?上主把水變酒並不是叫恩典變得廉價,而是邀請我們參與創造生命的神蹟。豐收主日可以延期,豐收卻非必然。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淨山清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