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差傳事工聯會
劉卓聰履新總幹事

2749 期(2017 年 4 月 30 日) ◎ 要聞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差傳事工聯會成立逾四十年,近十年一直由總幹事洪雪良牧師領軍。二零一五年,洪牧師通知董事會考慮卸任,經過一輪遴選工作後,終決定由OM世界福音動員會(香港)總幹事劉卓聰成為繼任人,並於五月起履新差聯總幹事一職。

  劉卓聰直言自二零一五年,香港整體社會氣氛令他感到窒息,甚至擔憂宗教自由將受影響,教會和宣教工作被收窄。去年一月,他與太太去看電影《十年》,「如果電影所講的並非純屬虛構,十年後香港會怎樣?宗教和宣教的工作未來會是怎樣?」他帶着這一堆困惑,問自己在香港社會中的角色應是如何。

  其後,他到了泰國清邁參與靜修營,重讀到耶穌在風浪中對門徒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他有感自己過去身處在風浪中,愈是害怕愈想躲在安舒區,令他反思是否是時候應該為主承擔更多,亦重燃了「簡單順服」的事奉初心。回港後,他在差聯的遴選委員會會議上看見自己榜上有名,他回想:「如果沒有靜修的經歷,我肯定會說『唔好玩啦』。」但那刻他沒發一言,辭去了召集人和主席的職務,通知教會、家人和同事一同禱告尋求,最終答應接任差聯總幹事。

  推動青年宣教

  差傳事工聯會過去一直推廣差傳使命、提供差傳教育與促進各差會及教會的合作,近年更舉辦「恩臨萬邦運動」推動青年宣教。劉卓聰的上任難免令人猜測差聯是否有意更進一步推動青年宣教工作,他對此不置可否。他說,儘管過去差聯積極推動青宣,去年宣教士平均年齡仍高達47.8歲,為歷年之冠,「參與青宣的人很多,但投身宣教人數並不多。」他認為這不等於青年人不願意去宣教,而是差會和教會給予年輕人的機會仍不足夠,例如差會未能提供足夠工種及督導人才作背後支援。

  「新一代是很好的材料,但需要循序漸進。」劉卓聰始終認為青年人是最適合宣教工作的一羣,他期望華人教會和差會可以融合西方宣教的智慧,幫助青年人提早起步。他指出,西方宣教士多於二十歲出頭就加入工場,繼而持續進修將福音處境化,同時在工場生兒育女,當子女踏進初中階段時,宣教士就會出國再進修,再回去擔任管理訓練的職務;而華人差會一般要求宣教士有一定的牧養和神學經驗,以致宣教士出工場時年齡已屆四十。

  他認為年輕人擁有更多「撞板」的本錢,年輕人即使在工場「撞板」纍纍,仍會較有經驗人士更易獲得包容和接納,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不跟新一代講宣教,他們的人生很快被外間不同經歷所吸引,可能是物慾,又或是從政等等,忘卻了人生可以有『天國』這項選擇。今日教會的年輕人就只有這麼多,所以我們刻不容緩。」

  加強教會教育

  談到差聯的發展,劉卓聰不諱言過去較側重差會,他期望未來可以做到「七成教會,三成差會」。他直指香港教會有些已發展了近三十年差傳工作,同時有些仍未有常設差傳事工,他期望更好發揮差聯的平台角色,透過整理各差會的資料,教育教會關注宣教工作,「每一個差會都有重中之重的地方,例如兩、三個重要國家、民族,經過整理後再向教會傳遞,認領關心的羣體。」

  過去不少教會舉行訪宣,但有報告指訪宣未能帶動信徒進一步參與長宣,「八十年代教會也常到澳門訪宣,花費不少人力物力,但卻毫無起色。」劉卓聰認為,教會應在訪宣中加入更多教育成分,如認識昔日宣教士、當前面對的宣教挑戰,以致可以展望將來。「教會必須要慎防訪宣變成屬靈旅行團,更應善用弟兄姊妹的假期作差傳教育工作。」他計畫差聯未來更多善用香港的地理優勢,推動更多本土異文化的工作,提供體驗式的學習,同時作為信徒長宣的準備。

  「我相信宣教是一個團隊,差者和傳者不能分割。」在未來,他希望進一步令教會明白到後勤支援的重要性。他坦言隨着時代變遷,今日差會需要更專業的人參與其中,如招募宣教士需要特殊的人力資源人才,保護宣教士資料需要專業的資訊科技人才,網絡的發展對傳訊同工的要求愈來愈高,而且需要更多熟悉不同地方政策的專才協助管理,他強調教會應鼓勵更多人獻身參與差會後援工作,以及在金錢上支持前線和後勤同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