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角色的迷思

2655 期(2015 年 7 月 12 日) ◎ 釋經講道 ◎ 梁銘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可六14-29·

  先知直言指向希律的婚姻不是,拋頭臚灑熱血的為真理作見證,正是血染風采一先知。本來好感性的一段記載,更容易引發思潮。但一直陷入陣陣「迷思」當中。

  本來擬定題目「今日教會的先知角色」。喊起來響噹噹的恐防引來太多的先知、先見「為時代把脈、為真理發聲」的喊叫。羣箭亂射,只贏得個吵鬧。又恐防題目太偉大,佷容易把自己言者與聽者,都隱身其中。正是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我就來個隱身於「教會」中,諸般不是與責難,由她擋箭。不甘寂寞的,還可以作先知狀助勢吶喊,表示處身事外以示清白,何等灑脫自在。

  又想把題目轉為「信徒皆先知」去媲美「信徒皆祭司」,那就來個人人有責,無所隱身了。但又恐防先知個人化太濫,百鳥爭鳴,無所規範。不同於「祭司」還有「麥基洗德等次」與「亞倫等次」的引索。

  況且「先知」一詞,不是教會所獨有,更是社會良心。叫囂、吶喊之聲,比教會更激、更前、更不乏拋頭臚、灑熱血的死士式的見證。當然其中更多是律法保護下的叫喊,安全得很。爭政治本錢的叫喊、職責所在的叫喊。反正時代興叫喊。風氣所趨,恐怕教會也來個此類的「信徒皆先知」了。在陣陣的「迷思」中,就以經文為本,釋信仰生活吧。

  一、福音為本

  社會不乏先知、先見的角色,有他們一定的路線、綱政。有時我們不會比他們更專業、精闢。書生論政反會徒惹人笑。

  我們作先知的應該有我們固定的平台、座標。正如耶穌傳道、組黨之先,打出宗旨「當悔改,信福音」。作為日後言論、事工的平台,亦是招收門生的指標、指引。一切言行皆要在此平台伸引。

  施洗約翰為基督作先鋒、為福音作鬆土、預備祂的道、修直祂的路。不是徒然拆毀,而是以福音為本。讓福音作修補。希律會因此悔改信福音嗎?這是另話,至少看到希律已把施洗約翰與耶穌連在一起了。

  二、律人律己

  先知在曠野生活嚴謹。無欲則剛,沒有利益衝突的忌言,沒有雙重標準的虛偽。常見所謂「社會喉舌」、「公眾良心」之輩,被揭發私下收受「捐款」,急急補漏搪塞;甚至「教會高人」過千萬的私下捐款收受,一個「信」字就胡混過去。一隻手指指人,四隻手指向己。審視之下其實是三指向己,不過是「曲」的,還用大姆指按着支持它的屈曲呢!

  先知是容易令人傾仰的角色,必然備受試探。更要慎言慎獨。

  三、底線下限

  先知既作為基督先鋒,基督既已登場,先鋒也要功成身退,不可雙頭馬并進。所以先知以殉道作謝幕,是個榮耀的離場。潘霍華名句「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的時候,祂是叫他去死!」看來先知無設底線下限。「為時代把脈,為真理發聲」不要惜身如玉作個局外人。相反,進入處境,承擔處境。

  結尾稍有點「迷思」的是,在「亞倫等次」規範的教牧,也需顧及本身教會的神學、傳統、路線、歷史、會議、制度。不可給教會帶來傷害、分裂。甚至要有先知的醒覺去保護教會。若是不甘䧳伏。大可以辭去教會職務,作個「麥基洗德等次」的先知自由行。

  梁銘 (禮賢會紅磡堂榮譽顧問牧師) ·聖靈降臨後第七主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性」在反思】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