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書

2605 期(2014 年 7 月 27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七月暑假,給自己一個藉口躲進書香世界,給自己一個停頓。我上星期寫了梅爾維爾 (Herman Melville)的《白鯨記》(Moby Dick)和奧爾特(Robert Alter) 的《鐵筆》(Pen of Iron)。《白鯨記》像海洋百科,是一次終極的反擊,又是一段心靈的暗黑旅程,浩浩瀚瀚,每一個篇章都有抓着人心思意念的片言隻語,尤其是那個汪洋大海、那隻白鯨,心中有很多很多想回應的說話。

  例如梅普爾神甫的講壇,有很仔細的描述,是傳統、很高的講壇,卻沒有踏級,只在旁邊加設垂直的靠梯,跟在海上從小艇攀上大船時所用的軟梯一樣。神甫年輕時曾當水手和魚叉手,他每次踏上或爬上講壇,既要展現水手的身段,也要保持牧師身分的莊嚴,最不可思議的,是他上到講壇後,又會收起那道梯子放進講壇裏面。還有講壇後邊的一幅大油畫,是一隻在狂風暴雨中前進的船。這一切都是梅爾維爾的精心佈局,讓他可以這樣總結:「世界就是一隻向前駛出的大船,而且沒有一次完整的航程。這個講壇就是它的船頭。」

  這一段,我讀過很多次,我像幽靈般常走到梅普爾神甫的小教堂,天旋地轉一番,海上遊盪一番,在旋渦中轉來轉去。小說的尾聲是一個很大的旋渦,一切都被捲走,只留下主角在旋渦中折騰,像希臘神話中被綁在永久旋轉的地獄車輪上受懲罰的易克賽溫(Ixion)。後來有一個棺材飄浮到主角身邊,他抱着棺材等候救援,救起他的那艘船名叫「拉結號」,他獲救,卻成了「另一個孤兒」。

  閱讀本來像幽靈,游走到另一個世界,靜悄悄地穿越每一個場景和角色之間,互相纏繞,捨不得離開,有時會很沈重,有時會迷失、失落。閱讀是有風險的。

  過去的一個星期,我們閱讀着一幅又一幅令人心碎的畫面。烏克蘭的向日葵稻田中,散佈着被擊落馬航客機MH17的殘骸和乘客的遺物,有行李箱、有寫着「我愛荷蘭」的T裇,有糖果、玩具和書本。向日葵的色彩,掉下來的遺物,何等超現實的畫面。願靈魂安息。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聯會內望】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