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祢的國降臨

2605 期(2014 年 7 月 27 日) ◎ 釋經講道 ◎ 梁銘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三代經文:太十三31-33,44-52

  「天國」的內容委實豐富,不是一兩個比喻可以涵蓋。今日經文用了五個比喻,還只是有限度的描繪。

  一、天國福音的蔭庇(太十三31-32)

  正是一粒芥菜種成大樹,又叫大樹可遮蔭。「天國近了,你們要信福音」。耶穌是福音的主,把天國帶進人間,不單是魂歸天國的通道,也是今日活在當下可有在地若天的經歷。

  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重擔本指猶太人在律法、遺傳繁瑣解釋下的重擔,實非我們今日可以體會到的。

  除非聖靈的光照與擊倒。否則難以想像品學兼優的王室青年以賽亞,會驚懼仆倒哀號「禍災,我滅亡了」;難以想像鋼鐵男兒保羅的悲鳴「我真是苦啊」。

  常見有人在罪的揭發下,心力交瘁到一個地步,以死作為解脫。誰知死後還有審判呢。

  二、天國福音的大能(太十三33-35)

  一粒芥菜種成大樹,蔭庇百鳥同匯聚。各色人種,無論忠厚老實人、稅吏娼妓人等。這就是基督的教會。但教會也秉承了大使命—去。

  於是天國福音就發揮了麫酵的功能。叫本來靜態的麫團,默默地膨脹發大、外延。

  教會的佈道、植堂、差傳、宣教等外延,固然需要技巧的培訓。但更要審視有否讓麫酵溶入生命層。「福音」定有其客觀的大能、催發生命的外延力。

  教會幾十年如一日的時候,真要審視一下內在的生命力。不要小家氣的斤斤議論甚麼大型教會、超大型教會的。這只帶來不必要的分化,又有點縱容自己甘於現況。

  三、天國福音的動力(太十三44-46)

  這是由兩個比喻所組成,藏寶於田與尋珠的比喻,都是說明天國福音的珍貴。除非經歷在罪中勞苦擔重擔的昭示。不然真難以體會到福音的寶貴。又如何會為之而有捨棄的動力呢?古教父坡旅甲八十六高齡被逼否認信仰,否則烈火焚燒。他的回應「你用那暫時焚燒能滅的火嚇我麼?你豈不知將來審判的時候,有不滅的火麼?」結果以身殉道。

  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名言「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的時候,就是召他去死」。在蓋世太保祕密警察捕下,就以身殉道、證道。

  「廉價福音」叫信仰膚淺,一碗世俗紅豆湯足叫他的信仰變質、蕩然。

  四、天國福音的審判 (太十三47-52)

  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是末日天國審判的時刻,已死的人復活過來與活在當下的人,盡是網中人。不論在世時的身分階級貧富、智愚、美醜、傷健、種族……,都沒有憑藉,全憑天國福音的印記,如同分別麥子與稗子、山羊與綿羊。是寶貝地被收納存於神的國中,或是不滅的烈火煎熬。

  「大樹好遮蔭」我們對罪的擔子交付清楚嗎?真體會到有主萬事足,無罪一身輕的釋放嗎?「大樹好遮蔭」我們活在當下的人生中,都經不起波浪衝擊,經歷不到福音的大能與安慰。又如何敢說救恩的錨已抓緊呢?

  或者未到末日的審判,已經自我放逐在福音門外。「自己審判了自己」。

  主禱文曰「願祢的國降臨」。就讓天國福音蔭庇、大能、動力、警告。今日降臨在心中、在生命中、如同麫酵,把我滲透。

  梁銘(中華基督教禮賢會紅磡堂榮譽顧問牧師)·聖靈降臨後第七主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聯會內望】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