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苦思甜」

2458 期(2011 年 10 月 2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柏林圍牆在一九八九年末倒下,為東西柏林分隔局面畫上句號,晃眼已經接近二十二年。在柏林欲尋找舊日足跡,除了走到圍牆舊蹟和博物館外,還可以坐上從前東德的Trabi小汽車,穿梭在歷史與現實中。」

《明報》10.9.2011

  不要說德國人木訥,他們其實也有幽默感。

  在原本東西柏林交界的地方,德國人特別設計了一個檢查站,當遊客乘車越過從前的界線,有穿前東德警察制服的軍警上前截停,看看汽車裡面有否違禁品,更要「沒收」一切跟資本主義生活方式有關的物品(例如可口可樂),然後才發出通行證,讓遊人過境。這當然只是一場戲,給遊客「憶苦思甜」的驚喜。

  三十年前香港人經羅湖返大陸,跟今日也有天淵之別。羅湖橋的一邊是英治的香港,警崗上插有米字英國旗,警察神色緊張注視前方;羅湖橋的另一面是共產主義祖國,站著幾個高大威猛的解放軍。穿著綠色軍服、皮帶,腰佩手槍,神情肅穆,背後的建築物牆上塗上幾個大字: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步過羅湖橋,雖然只需三幾分鐘,但好像已經跨越兩個世界。香港人多背著大包小包,手挽重甸甸的行李,心想當時國內物資短缺,盡量多帶必需品回鄉接濟親人。好不容易才走到彼邦的海關,穿軍服的關員多來自北方,以帶濃厚鄉音的普通話大聲問你:「去哪裡?家裡有甚麼人?」以當時香港人普通話的水平,完全是雞同鴨講,半句也不能溝通。你還要在回鄉證上詳細列明帶在身上的東西:男裝雷達錶一個、英雄牌鋼筆一支、金介指一隻、老花眼鏡一對......。總之就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唯恐稍有差池,被捉去勞改。

  然而過了羅湖海關,一切便變得平靜而安全。深圳以至整個珠三角都民風淳樸,沒有卡啦OK,沒有足浴,沒有桑拿指壓,沒有隨街兜客的艷女,只是偶然有幾個人問你有沒有港幣可以兌換。你到酒樓食肆,吃的東西當然比不上香港,白米也是灰色的,但肯定沒有孔雀石綠、沒有三聚氰胺、沒有假豉油和瘦肉精,你一邊吃一邊看到牆上貼有「為人民服務」的標語,那是一個貧窮而誠實的年代。

  今天每日有數以萬計的人穿梭香港和國內的幾個口岸,對面再沒有帶著嚴厲目光的軍警人員,海關人員也多懂粵語,服務態度明顯好了,只是過關進入的彼岸,完全變了另外一個世界。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喜樂工程】

【破局錦囊】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有衣有食】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童話人間】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