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哪裡去躲避你的靈—你清楚聽見主的呼召嗎?!

2364 期(2009 年 12 月 13 日) ◎ 雲彩見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往哪裡去躲避你的靈,我往哪裡逃,躲避你的面?」(詩篇一百三十九7)相信這句金文正好表達以下三位獲得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舉辦之第二十二屆神學獎學金的獲獎者之心聲,他們經歷了主的呼召;逃避主,主再次呼召??最後回應主,將自己獻上成為活祭,讓主使用。你曾經聽過主的呼召嗎?若有,請安靜守侯,清楚尋求神的心意,盼望以下三位神學生的心路歷程,能鼓勵你回應主的呼召!

  

征途漫漫,行行止止

  後來我才知道那叫聖靈充滿。

  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那時我剛信主半年,有一晚躺在床上為學業祈禱,心裡突然跑出一句話來:「你要讀神學。」起初我不以為意,但那句話不斷出現,我驚覺:那不是我自己在說話!然後身體裡有一股能量開始膨脹,從裡面撐出來。我知道神在跟我講話!我說讓我考慮一下可以嗎?但那句無聲的話繼續重複,那股渾厚的能量繼續膨脹,怪難受的,似乎要我即時答覆。徬徨失措,無計問人,幾番思量,但信神至善全能,便說:「願你的旨意成就。」話語與能量,即時消失,凝固的空氣又再流通起來,我不住感恩。夜濃如墨,一宿平安。

  然而,神會後悔不降所說的災,人卻會後悔所許下的承諾。在我信主的頭十年,思想得最多的問題是:「還要不要信主?」一個人要不信主實在太容易了,有無數的外緣內因可以叫人不信主,縱然我後來還見過異象、被聖靈擊倒過,但靈恩的經驗不一定足以保住一個人的信仰。我們有太多的邪情私慾想得到滿足,外面的社會那麼美好,花花綠綠,我為甚麼要那麼笨留在教會當祈禱男?信仰要付代價,要成為聖潔,合乎主用;但為甚麼我不可以心狠手辣,擋我者死?這樣做人不是更過癮嗎?信仰要我們積極奮進,但為甚麼我不可以頹廢墮落?這樣人生不是過得比較輕鬆嗎?

  一九九六年我離開住了六年的台灣回港。那一年心情鬱悶,暗忖:不如這次真的離開教會吧!不過我對自己的母會宣道會北角堂還是有點眷戀,三不五時就會去教會走一圈。神的安排是奇妙的,回港後我一直找不到教書工作,結果去了機構當編輯。想不到的是,我竟「弄假成真」,磨練出事奉的心志來。後來我去了出版社事奉,之後再轉到宣道會香港區聯會事奉。在聯會事奉,讓我有更清晰的教會觀,看到神如何使用一群卑微的人,在世上見證祂。不是教會保守真理,乃是真理保守教會。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在那既濟與未濟之間,讓人間瞥見天國的重要媒介。因著工作的需要,這些年來我一直思考如何有效的按著真理牧養教會,在世間見證真光;卻又深深的感受到,教會常處身世界與真理的拉力之間,左搖右擺,而這種拉力,常常是因著我們無法辨別兩者,以致「認賊作父」。

  回來香港後,我又認識了浸會大學宗哲系的關啟文博士。這個人不單自己喜歡吃東西,還喜歡請人吃東西,吃完了又會逗你跟他一起事奉。始終我是一個老派的人,食君之祿,自然要擔君之憂,於是二千年時一起籌組了香港性文化學會。起初只是想幫忙做點庶務,後來竟然當了副主席,將所有的公餘時間全部用來做研究、寫稿、主領講座、開會。學會的事奉讓我從一個較寬廣的視野來檢視信仰的有效性、信仰對社會文化的意義,以及教會如何在公共空間裡宣講真理。

  回望過去,我感到不是我終於守住了這個信仰,而是這個信仰竟然守住了我。二零零六年的一個早上,當我在辦公桌前修改稿件,突然想:是不是要繼續在這辦公桌前改稿改到退休呢?於是我決定要讀神學,履行十幾年前的承諾。從一九八八年那一晚,到二零零七年我進神學院,隔了十九年,接近五分之一個世紀。這十九年,不能算是浪費,我的信心堅固了,我的識見增長了,也習慣了在艱難中事奉神。而且我算過,從畢業後到退休,還有二十五年可以事奉,足足四分之一個世紀。

  我信主前,篤信佛教,至今仍沒有忘記異教徒是怎樣質疑基督信仰;我念神學前,當了十九年平信徒,往後也不會忘記信仰生活可以怎樣載沈載浮;到我當教牧時,我也不會忘記我是塵土阿福,本該為主風塵僕僕。

王礽福(建道神學院道學碩士三年級)

  

禱告等候及印證主呼召

  從小母親便領我返教會參加兒童主日學,中學階段決志信主後,一九七七年受洗加入教會,成為基督教九龍城潮人生命堂的會友,其後於一九九二年被教會按立為執事。由於從小對美術設計很有興趣,中學畢業後便進入香港理工學院設計系攻讀室內設計,畢業後一直從事室內設計的工作,並且於一九九七年開設自己的設計師樓。

  雖然從小就返教會並且決志受洗,積極參與教會事奉,甚至很年輕便被按立為執事,但回想過去,發覺自己的信仰基礎原來很膚淺,與上主的關係也很疏離;雖然積極參與事奉,但往往是憑自己的聰明智慧,並且陶醉於別人的讚賞。二零零三年可算是我生命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在公司同事的推介下,我帶著疲乏的心靈參加了一次很特別的退修營會,在營會之中,我再次與神相遇,被聖靈光照,看清自己的軟弱和本相,並且軟化了我剛硬的心,被神的愛大大感動和充滿。離開營會後,上主繼續在我心中動工,拆毀和陶造我的生命,而我也渴慕認識主更多。

  二零零五年,在事業方面可算是一個高峰,公司的生意很好,但很奇怪,在我心中卻是滿有掙扎,對極有興趣的設計工作產生了莫名的厭惡感,不斷反覆思想人生的下半場該怎樣有意義地度過。另一方面,眼見福音的禾場真的很大,但作工的人少,有很多流離失散的羊需要牧養;而且在過去的工作經驗中,接觸和認識了很多有錢人,但我深深體會到財富不能帶給人真正的滿足、平安和喜樂,惟有耶穌基督是我們生命的創造主,是最好的設計師,能把我們滿有污穢的生命更新,賜給我們一個真正豐盛的生命。因此,經過一年的禱告、等候和印證,並且得到太太和家人的支持,二零零六年決定結束了設計公司的生意,進入崇基神學院接受全時間的學習和裝備,盼望畢業後能參與牧養的事奉。此外,本人亦祈盼能把設計的恩賜獻給主用,在教堂建築及室內設計方面事奉神,服侍教會。感謝主,畢業後蒙自己母會的邀請和接納,於二零零九年九月開始擔任傳道的事奉,並且參與母堂重建教堂的工程。

  感謝主的恩典!

吳振義(崇基學院神學院神道學學士畢業生)

  

謙卑順服主呼召

  論到蒙召經歷,不禁想起一句古語:「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透過經歷神豐富的恩典和大能,引領我改變人生的方向,回應主呼召,為主所使用。

  自從信主後,已對生命存著一個觀念,若要活得有價值,就要以侍奉神為基礎,因此我選擇在機構和教會全時間工作,但在服侍中,不能為天父全然獻上自己,很多時候總不能完全捨棄自己,以神、以人為中心。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是愛人如己。」神強調服侍乃是要以愛神和愛人為對象,所以神領我體會人生的經歷,讓我將己放下,目光轉向神,並以神和他人放在生命裡。

  首先神讓我學習以祂為焦點。回憶起當我懷孕至第七個月,不幸地意外出血,同時胎兒在我腹中發展緩慢。當時內心非常恐懼、憂慮和失落,對神產生質疑和埋怨,但天父卻仍然看顧,在留院期間,神讓我閱讀詩篇:「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這人的愁苦必加增??」剎那間,聖靈讓我明白,若在人生中,只在乎追求自己想擁有的,而過於神,生命會失去真正的平安和滿足;我不禁在神面前立刻認罪悔改,聖靈的能力便在生命中動工,使我從新得力,接受前面的挑戰,雖然當日女兒出生後,體重未足三磅,卻因沐浴在神的恩雨中,健康地成長,讓我深深體會神是可敬可畏的。

  在神的帶領下,偶然有機會在一間基督教幼稚園教書;因為這樣,我以很多時候去關心兒童各方面的需要,也可以接觸年幼至不同群體的家長,更會跟隨宗教主任進行家長探訪,這令我一方面去感受別人生命的需要,一方面激發起我去建立和造就別人,藉此燃燒起個人佈道的熱誠。

  又因著一個佈道課程,帶領了家姑、家翁和多人信主,故此經歷神的使用,並觸及我要把握機會傳福音,然而總有一句話縈繞在心中:「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我可以差遣誰,誰肯為我去收割莊稼?」

  二零零六年二月,教會舉行神學主日,呼召信徒回應神的差遣,委身作傳道,當時內心交戰,深受感動,但恐怕自己沒有能力。直至當年四月,出席神學院的院慶活動,眼前出現許多傳道人和神學講師,彷彿體會到他們背後侍主的一片忠心、熱誠,受感於他們竭盡所能,走上合神心意,蒙神悅納的的行列中,於是我被聖靈感動,向神敞開自己,回應神的呼召:「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有一首詩歌,其中一節引起了我的共鳴:

  「前藉自己工作,今靠主工作,前我欲利用主,今讓主用我,

  前欲得人稱讚,今求主歡喜;前為自己勞碌,今為主而活。

  永遠高舉耶穌,讚美主不息,一切在耶穌手裡,因祂是我一切。」

  

陳麗玲(中國浸信會神學院神學學士四年級)


聯會主席胡明添牧師頒獎予王礽福同學(左)


聯會主席胡明添牧師頒獎予吳振義同學(左)


聯會主席胡明添牧師頒獎予陳麗玲同學(左)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特稿】

【雲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