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沙一世界

2364 期(2009 年 12 月 13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Sand from centuries past send future voices fast”高錕妻子黃美芸打算以這個帶點詩意的題目,代表丈夫在明日斯德哥爾摩大學舉行的諾貝爾講座(Nobel Lectures)中,向公眾演說。一沙一世界,黃美芸準備由光纖的原料沙粒說起,細訴高錕的研究,引發過去近半世紀以來開天闢地的資訊科技革命。」

《蘋果日報》7·12·2009

  高錕妻子黃美芸在諾貝爾頒獎禮講座,代替患了老人癡呆症的丈夫演說,她為講辭起了一個既寫實也充滿詩意的題目:Sand from centuries past send future voices fast。這是一個很精采的題目,一方面她丈夫高錕教授一生研究的光纖,正是以含石英的海沙為原料;另一方面沙粒雖如微塵般細小,飽歷浪淘的風霜,卻又如泣如訴的道盡了宇宙的奧祕。

  一沙一世界。當你定睛凝視一粒海沙,用手指輕輕的觸捏它;想像一下它來自萬千年前某個遙遠的地方,雖如此柔弱纖小,竟可歷盡風吹雨打的熬練,到今天仍是完完整整的保存著自我。每顆沙粒說來都是巖石給海浪沖刷磨蝕的後果,它原本是巨石的一分子,不由自己的給分解出來,但它沒有執著原有的型態,倒隨遇而安的做一粒幼沙,再經海浪無情的沖洗,由大海的此岸去到彼岸,即使這一刻在你的手上,但很快的它又會落到地上,走上另一征途。

  沙粒因為太細小,它不會再被壓碎,更加不會從此消失。它就是默默的做自己,在海邊、在路上、在堆沙小孩的手上;它是無所不在,也是無處不在。在沙灘它聽過小孩子的歡笑聲,在沙箱治療室它聽過受助者的哭,在建築工地它聽過工人們的朗笑,它聽盡了人世間的悲喜,也觀照了生命與宇宙間的一切緣起緣滅。

  沙是如此平凡,常被人踐踏,但也可以成為貴重的珍珠。看看海裡的珍珠貝,它裡面的珍珠,原本就是誤闖到貝裡的沙粒,貝分泌出汁液,逐漸把沙粒塑成最美的珍珠。

  高錕太太說,遠古的沙粒傳遞未來的信息。這不僅是科學的語言,也是智慧的感悟、宗教底情懷。詩人說:「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言,也無聲音可聽。它的量帶通遍天下,它的言語傳到地極。」(詩十九2-4)寂靜的沙漠,或是延綿的沙灘,清澈而遼遠,只要你肯諦聽它,它總會傳出永恆的信息。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特稿】

【雲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