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

2337 期(2009 年 6 月 7 日) ◎ 問道 ◎ 許立中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教會內愈來愈多人患癌,中青年也不少,真叫人難過。最近教會辦了一個祈禱會,引用詩篇一零二篇二十四節:「我的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你的年數,世世無窮。」究竟幫助患癌的中年人,是為他們徹夜祈禱呢?抑或引導他們尋求好的醫治?

  

  倘若上主並沒有刻意偏待那些相信祂的人,那麼教會內愈來愈多人患癌,就只是反映了社會上愈來愈多人患癌,中青年也不少。這確是叫人感到難過的事實。

  從一個現實的角度看,這反映了現代科技突飛猛進的同時,我們並沒有對相應造成的環境污染放在心上。工業廢料不動聲色地流入我們飲用水的源頭、不該用的添加物質靜悄悄地進入我們包裝精美的食品之中、大殺傷力武器的「試爆」所產生的看不見的輻射微塵污染了我們的食物鏈??這一切都是我們在急功近利地巧取豪奪中種下的禍根。西諺有云,不要在你吃的地方撒野。如果說這有甚麼不公平,那就是作孽者跟受害者未必是同一群人;只是大家既坐同一條船,也就難分你我了。我完全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因為覆巢之下又豈有完卵?這筆帳早晚也必算到每一個人的頭上。

  這樣,我們又能夠祈求些甚麼呢?上主的年數,確實是「世世無窮」,但那又與我們何干?我們一生的年日,平平安安的話「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如果遇上地震、饑荒、瘟疫、戰亂,那就老年、中年、壯年、青年、少年、孩童都沒有甚麼分別了。在你提到的經文之前,是「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11);之後,是「天地都要滅沒…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26)。換句話說,「不要使我中年去世」只不過是一個主觀的祈求祝願而已。我們確實幾時回歸天家,那可不是我們可以一廂情願的。

  最終來說,我們所面對的是生命本身的有限性。在悠悠的歷史長河裡,三十年、五十年跟七十年又有甚麼分別?回望人生走過的道路,其中所能夠矜誇的,確實「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我不是說因此生命怎麼過都沒有分別。相反,面對生命的短暫和無常,我們更是要珍惜和把握我們有的每一刻,祈求上主「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但我要說的是,或遲或早,地上的生命是總得要完結的。我們又該怎樣去看待和面對?是不是每次要完結的時候,我們都要求通融延期,彷彿目前的景況應該世世代代、永無窮盡?

  究竟應該怎樣幫助患癌的中年、老年、壯年、青年?但更基本的問題是:到底他們需要些甚麼幫助?前面提到的徹夜祈禱或尋求醫治,其目的明顯都是要消除那威脅生命的因素。病當然是要盡力醫治的,這是人之常情。但面對生命的盡頭,是不是只要有足夠的決心和誠意,上主就必須加以插手?昔日大衛與拔示巴頭生的兒子病危,大衛一直禁食禱告、希望情況或者可以得到挽回。最後孩子死了,他便起來沐浴更衣、恢復進食,如常生活。或許這亦可以給我們一點參考。

  生命中有太多難以理解或令人釋懷的事情。但路,還是得走下去。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婚內情緣】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雲彩見證】

【讀者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