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過錯、討伐罪惡

2337 期(2009 年 6 月 7 日) ◎ 女傳道手記 ◎ 丹雪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知當H1N1流感陰影籠罩全球的這個月,國內各地的吐痰情況是否有改善?零五年夏和C初到F縣,到超市購物並趁機認識當地民生、風情之際,閒逛間猛然聽到C嚴厲的斥喝聲:「你吐痰!?你還是人嗎?」直到今天,我仍記得被罵的男子當時一臉愕然,無法明白發生了甚麼事,幸好雙方都沒再繼續追究,此事嘎然而止。之後幾天的行程,從百姓之於巴士、街道上,以至官員之端坐講台上的隨意吐痰,都讓C見識了走出北京城研討會場以外的吐痰盛況,零三年的沙士疫情,也沒能改變這由來已久的吐痰「國粹」。

  這種對攸關個人生命事務的散漫,或是因於無知、是積習難改、也或者心存僥倖,惟慶幸並非每口痰都帶著毒害,它留下的污痕也可洗淨,但論到學校豆腐渣工程在汶川地震中所造成的傷痕,就遠非日子的洗滌可以淨化的。在垮塌的建築中失去的數千條生命,能否換來新建設中乾淨的良知和安全的工程呢?換個角度問,當新建築一一完成,可否就掩面不翻看奪去數千生命的舊帳呢?答案顯然都是否定的。TVB的《星期日檔案》,追蹤報道官員從出事時的流淚承諾調查,到滿週年的今天卻矢口否認垮塌的學校工程有問題;對比民間志願者之走訪、紀錄死亡學生名字的呼喚,官方在早逝的年輕生命面前是噤聲無言的。

  是怎樣一種土壤,孕育出「拒絕原諒、拒絕遺忘、拒絕合作、拒絕妥協」的果實?二十年前的六四也好,如今每一次的公共安全事件也罷,當受害者的權利無法得到歸還時,其悲憤與無助所堆疊的不滿,便叫上位者不安、不敢揭開事實真相,恐怕釋放無法控制的猛獸。沒有饒恕、寬容的舞台,很難上演認錯、悔過的戲碼;而沒有公義、誠信的舵手,又怎能導引接納、悲憫的方向?我們若能在犯錯後,樂意坦承己過,上焉者訴諸所謂的道德勇氣,實際上則更需要有份安全感—知道自己將獲得饒恕和接納(這並不意謂豁免法律刑責);而若非因著基督預先為我們付上生命的代價,救我們脫離無法背負的罪債,我們怎敢奢言認罪與赦罪、正義與憐憫?

  愚妄人要因自己的過犯與罪孽而受苦,(詩一○七17)我雖然被罪孽所勝過,但神必要赦免我的過犯。(詩六十五3)我惟願像詩人那樣,祈求神按著祂的慈愛、憐憫恩待我,塗抹、洗淨我的罪孽,因為我知道我的確得罪了祂,(詩五十一1-3)幸好祂並沒有按著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照著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一○三10)。要不,我們哪能逃脫祂震怒的斥喝與刑罰?又怎能擁有罪得赦的確信與安然?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婚內情緣】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雲彩見證】

【讀者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