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非偶然.乃是神旨意

2327 期(2009 年 3 月 29 日) ◎ 神學生見證 ◎ 王群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一直沒有想過擔當牧職事奉,既沒有感動,也覺得沒有需要。認為自己作為教師,已經是在生命工程中有份的,同時只要我全心投入,這也是蒙神喜悅的事奉。然而事情發展到二零零五年起了變化。

  在三十五歲那年,我想到詩篇九十篇提到,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那我已經度過了人生的一半。我想到自己的前半生都是在為自己而努力、奮鬥,那我人生餘下的一半將應該為主而活。但要怎樣活呢?「全職事奉」這想法第一次飄進我的思海。我剛剛在《傳書》中看過一位宣教士的蒙召見證。這個見證鼓勵了我,並且讓我明白自己雖然小信,但上帝大有能力。踏入我三十五歲生日的那個凌晨,我想學效那位宣教士般經歷神的奇妙恩典,也想「試試」神的信實,便獨自向神禱告:「如果父母信主得救,我便願意奉獻作全時間事奉。」

  數月後,母親要做一個婦科大手術。手術前,她心裡驚惶不安,我安慰她說,會邀請弟兄姊妹為她禱告。事後手術成功,她出於「還神」的心態,說要捐款酬謝神恩,我便乘勢邀請她參加教會聚會,她推說暫時沒有時間,這是我預計得到的,所以也沒特別感到失望。半年後,她竟然開始參加教會的信仰研討班,而且穩定出席。事情出乎意料地發展,母親開始思考信仰,面對疑惑和掙扎,這是我從未想像過會發生的事。

  那年的某天,我想起了生日的那個禱告,我驚訝於神工作的奇妙,但同時心裡那一把聲音又出現:母親雖然離天路的開端愈來愈近,但要父親信主,哪有可能呢!它如冰水般澆下,將我的激動冷卻了。父親向來在內地居住,後來他輕微中風,回港醫治,我便順帶邀請他跟母親一起上教會,想不到他一口答應。在導師和傳道人循循善誘下,父親在農曆新年前決志信主,之後母親也決志信主,並在四月份邀請牧師到我家拆除偶像。我深刻體會到神是聽禱告的,祂是信實的。這次經歷非同小可,第一時間閃入腦海的意念是:我一定要還願。

  我開始思想全職事奉的可能性,我只把它放在心中,暫時按兵不動。我想再過兩年吧!這兩年的緩衝時間是如何計算出來的,我不知道,只知道不是現在。時間慢慢地流逝,熱情亦隨著冷淡下來,全職事奉的打算又推遠了。感謝神知道我的不足和軟弱,祂透過身邊的弟兄姊妹提醒我。她們的關心如暮鼓晨鐘,提醒我不要做個忘恩的人。

  一天晚上,丈夫很認真地跟我討論讀神學的問題,他的支持和鼓勵迫使我再踏前一步。但我心裡的掙扎來得更真實、更強烈,我放不下工作和安穩的生活,但我亦知道認識神、事奉神是我一生應朝向的目標。幾天後的查經聚會上,查考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的那段,各人討論到主耶穌內心的掙扎和祂最後的順服。那刻,我心中有股強烈的感動分享說:「很多時候,人內心掙扎所帶來的痛苦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是人寧願選擇次好的,不願放下自己;信徒應該要以主耶穌為榜樣,學習祂凡事依從神的心意。」我就知道這是對自己說的。那晚,我的心靈輕省了,之前對我來說難以作出的捨棄,我輕易放下了;過去我以為全職事奉是苦差,是犧牲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到底是甚麼把我的心態完全扭轉?除了是神親自動工外,並沒有其他的可能。

  在繼續尋求神心意的過程中,神為我預備了不同牧者和過來人,他們提醒我可尋求所謂的外證和內證,這些都是我從未想過的。我是一個信心容易動搖的人,我甚至不敢祈求,怕會落空。然而感謝那位明白又體貼我的神,在我沒有跟別人透露計畫的情況下,祂透過不同的弟兄姊妹問我有否讀神學的打算,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我的心被堅固了。

  今天回望三年前的那個禱告和父母的信主經歷,我確知一切非出於偶然,而是神親自的帶領。過去一年的學習,讓我更加肯定可以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之後有份全時間從事牧職事奉,這是神向我發出的邀請,祂為要我得著更美好、更豐盛的福份。

王群(香港浸信會神學)


教育部委員鄭成業先生頒獎予王群同學(左)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婚內情緣】

【日光在心】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書中有話】

【神學生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