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鶯

2253 期(2007 年 10 月 28 日) ◎ 樂韻心弦 ◎ 楊伯倫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唐佑之牧師是三藩市金門橋浸信會神學院舊約教授,他非常熟悉和喜愛古典音樂。他說:「有些感情的表達,並非能用口述或筆墨所能形容,但是用音樂就會更確切了」,所以當他教授「悲情神學」時,就在課堂播放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樂(悲愴交響樂)給學生聽,讓他們領悟悲情的感受。他又說:「音樂可以用來讚美神,同時也是教導人的重要工具」,他要我好好研究如何用音樂來讚美神及教導人怎樣更好地親近神。他給了我一首歌詞,英文名是Nightingale,中文名是「夜鶯」,要我配曲,他告訴我這首詩的意思是:「夜鶯的自白」,牠祗有在夜間歌唱,歌聲十分婉轉動聽,但到白天牠便躲藏起來,那是百鳥齊鳴的時候,祗有夜鶯不再歌唱了。唐牧師說:「《約伯記》中曾說過:『祂使人在夜間歌唱』也就是說,當憂傷者在看不見亮光的情況下,仍然歌唱,仍然在等候白晝的來臨」。同時也提醒我們遇到困難和不幸時要像約伯一樣對神仍有信心,神一直陪伴著我們,要有在黑夜唱歌的勇氣,晨光始終會降臨的,我便準備心情為「夜鶯」配曲。

  當時正好遇到留美著名花腔女高音陳芳齡姊妹,他要求我配好曲後讓她首演,我答允她並問她歌唱的音域,她說是High E,於是我便把最高音訂在D上,以便她舒服地演唱本曲。這個最高的D音是在結果前的華彩樂段中出現,如果演唱者唱不到這個D音,乾脆降低三音或五度便可。

  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廿五日在香港大會堂演出前二天台灣發生了大地震,陳芳齡的家在南投,她要從台北趕到南投探望她的父母,不能到香港來演出了,我祗好在演出當天早上請女高音畢永琴姊妹和鋼琴伴奏黃健羭姊妹合練了一個小時,晚上八時便要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演出了,因為時間太緊迫,沒有時間詳細練習,故最後的D音就沒有在當晚唱出,直至後來台灣著名女高音盧瓊蓉姊妹在台錄製鐳射唱碟曾唱過這首曲D音,可能算是首演了。

歌詞

你們想必來自一個風光旖旎的地方。那裡青山如畫、豐饒的谷中溪水明亮,你們想必是由那裡學會歌唱:在星光熠熠的叢林那裡,但願我能到你的家鄉,在那薰風熠熠,四季常開花叢徜徉。啊

你錯了,那裡山已荒,水已枯,我們的歌是希望之音。夜夜縈繞著我們的夢魂:也是心的痛楚。它所朝思夢想的事物矇矓難認;它所渴望的禁果何處找尋?我們的才藝雖然超絕,可是繞樑的餘音,悠長的哀吟,都不能將它表盡。

我們常單獨在人們的耳畔,傾訴夜間情懷,然後,當黑夜離開芳香盈溢草地,在這晨光初露的時刻,將有無數的鳥兒歌頌上帝創造奇妙。啊 來讚美神。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專題】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神學探索】

【牧耕筆談】

【放眼世界】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