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勇氣

2026 期(2003 年 6 月 22 日) ◎ 人間如話 ◎ 李碧如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地下鐵事件」其中一節令我思考良久。那節記述的是其中一名撒放沙林毒氣者豐田,這位在東京大學理學院主修應用物理學,成績優異的菁英份子,在將要進入博士課程時,突然捨棄一切加入奧姆教團。

  村上以作家敏感的筆觸,這樣分析豐田的內心世界:「豐田心中當然有一番糾葛......但卻無法唱反調......就像坐在高速行駛在陡峭斜坡上滾落下去的車子一樣。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殘餘的勇氣和判斷力,能夠從裡面跳出來,並逃出正在面臨的毀滅結局。」

  這正是問題所在。一個人-即使是知識分子-加入某種團體之後,也許是個人意志薄弱,也許是懶於思考,他立刻變得面目模糊,只能變成所屬團體的一分子,再沒有個人風格,更別說獨立思考,最終幹出盲目愚蠢的行為。

  香港沙士事件同樣出現相似情況。當廣州發生搶購白醋和板藍根的時候,普通市民如我也能嗅到危險氣息,提高警覺而勸阻外國歸來朋友暫緩到大陸旅行;而特區政府高層卻連向內地了解情況也不敢提出,完全盲目信任廣東衛生局提供的疫情報告,這種軟弱表現令人費解。

  在疫症爆發初期,威院醫護人員一個一個倒下,醫院高層警告疫症將爆發到社區,可是我們的局長卻仍然堅持爆發只限醫院內,直到淘大居民死了廿多人之後,才哽咽承認錯誤,可逝者卻無法復生。

  局長原是醫生,若不精明能幹,他不可能官拜局長;但以他的醫療專業知識,竟不能體察情勢之危急,更無法預知後來惡果。只因為他身為三司十一局的一員,就像撒放沙林的豐田一樣,他坐上高速滾下坡的車子,他沒有跳車的勇氣,他失去了判斷力,所以既不能也不敢說出實話。

  如果局長脊樑夠硬,如果他有「自反不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道德勇氣,他便能做諤諤的一士,而香港也不致出現疫症一度失控的局面。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聯會活動快訊】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資訊年代】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牧養事件簿】

【有夢人生】

【交流點】

【市井心靈】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