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我在彩虹邨

3020 期(2022 年 7 月 10 日) ◎ 連載小說《捨得》 ◎ 寸草心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公車飛快地遠離了洛杉磯市中心,甄曉易的呼吸和情緒隨着回憶的溫度起伏,不久,她便有力直起腰來,窗外的高速路和馬路邊的山丘和房屋在杏眸的瞳孔中交替掠過,還有很長的路才回到木屋,八號風球下的香港繼續縈繞在腦海中。

  那夜,在呼嘯的暴風中,阿海一聽她說舅婆答應來接人,馬上就走,她想用美金來償還電話費也來不及。她呆若木雞地望着他的背影,眸子裏閃過一絲感激,但很快又滿是茫然。假如舅婆到約定的時間不來怎麼辦?她忽然兩腿像灌了鉛那麽沈重,呆站許久,才勉強能挪動。推着行李車走向大樓外面另一端時,小心臟撲通亂跳,直到隱約看見一位微胖的老婦獨自站在那裏,正是曾經見過一面的舅婆,在昏暗的暮色中竟像一座發光的燈塔……

  的士從機場開出不久,就來到一個被密密麻麻的住宅樓圍合的小區,在一座樓底的長梯級旁嘎然停下。舅婆付完車費便拉她下車,從車尾廂取下行李,居然拽起其中一隻皮箱就開始爬樓梯,竟面不改容。她不知道這功夫是老人家在街市賣菜幾十年練出來的,既驚訝、又擔心、卻也不敢不跟從,只好硬着頭皮拽起另一隻皮箱,但在後面很快就氣喘吁吁,仍是不敢吭聲。

  她想起剛到美國那天,在機場時還以為堂伯會像爸爸那樣幫自己搬行李,結果換來拉長的臉;到了小公寓樓下,又以為花姨會像小張那樣幫忙,結果……唉!

  幸好舅婆在二樓就拐進一條狹長的走廊,一老一少穿行經過一戶又一戶掛着半幅布帘的鐵閘門口。甄曉易上小學集郵時曾經收到一張郵票,是1981年香港郵政曾發行的《公共房屋》四枚其中之一,面值二十分,圖案是公共房屋的水池。如今,她當然眨巴着好奇的眼睛,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到了接近長廊的盡頭,舅婆拉開其中一道鐵閘,一位瓜子臉、大眼睛的白皙女孩迎出來,接過皮箱說:「阿媽,八號風球還跑出去也不告訴我,回來不見了你……哇好重!」甄曉易忍不住想,舅婆年輕時肯定就是這模樣,實在太像了。

  「打風也沒問題啊,你表姐的女兒從美國回來,我去機場嘛。」舅婆轉過頭來對曉易說,「這是你表姨。」女孩放下皮箱,上下打量着頭髮散亂的曉易,嫣然一笑:「Hi, 我還真不習慣被人這樣稱呼呢。」

  甄曉易也不習慣,然而,在颱風中竟能安然棲身在香港的公共屋邨,足以讓她擁抱它的一切,包括和酷肖舅婆的表姨同睡一張上下格床,全都像它的名字那般美好。她馬上打電話給媽媽報平安:「我在彩虹邨……」(下期待續)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光影留痕】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珠峰南麓譯經記】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窮遊非洲未必窮】

【解讀綜合症】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