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濘日記

3011 期(2022 年 5 月 8 日) ◎ 散文 ◎ 陳紀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5月25日 機場

  好想下飛機第一個見到的人是你,期待着見一個人,也被人期待着的感覺真好。

  我想像這個踫面是由一個四目交投、一個相視而笑或者一句「好久不見」開始的。但是你有點緊張,一看到我就用最快的動作幫我放好行李,然後上車。車廂中先是沈默,我的一句「好久不見」也吞回去了。你先開口說話:「現在已經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了。」講這句話的時候你笑得很開心。

  「餓了嗎?」

  「有一點。」

  「後面座有兩盒南瓜糕,你可以拿來吃,但是我沒有拿筷子。」我懷疑你講這句話的時候故意裝酷。

  我知道有一天你會做給我吃,只是沒有想過是這一天,心中甜絲絲的。

  我從行李中翻出一件旅途中買的衣服送給你,你笑得很開心。只是我沒有告訴你,我也買了一件同系列不同顏色的給我自己。

7月11 日 巷口

  「我晚上大概十點左右過去把書還你,可以嗎?」我心中清楚,你來不是要還書,而是有話要說。

  我穿上白色背心、藍色短褲,肩膀和手臂有這兩天衝浪留下來的酸軟,大腿及臉頰的皮膚都曬得通紅,整個人都在散熱。

  我拿了鑰匙、手機就出門。一上車就感覺到自己帶了一股熱力上車。

  「我8月份要去大陸工作。」

  「真的假的!」,「是現在的公司有案子在哪邊嗎?」

  「不是,是以前的公司去大陸開,前老闆找我很多次了。」

  「去多久?」

  「不知道,也許一年、兩年。」

  這件事,突如其來,難以置信。

  我愈問愈聽得出你不是想要這工作,你想逃避生命中的問題。

  「我想離開,去哪裏都好,因為我討厭現在的自己。」

  在副駕位置上的我,由靠着椅背座、轉到靠着車門、轉到面向椅背,動來動去在那段對話中尋找一個最適合的角度和姿勢,在椅子上180度多次來回轉身,沒有找着。

  我問:「你這個決定有禱告尋求嗎?」

  你突然之間很生氣,說我為甚麼用律法指責你。然後說出了很多埋怨,埋怨過去的人和事,還有神。埋怨當時你結婚不成後身邊的人都沒有照顧你淌血的傷口,一味叫你從中學習。你說自己對生活沒有盼望、對信仰沒有熱誠,你覺得這個世界對你很不合理。

  我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是:「我連自己都不愛怎麼可能去愛別人呢?」

  眼前的你突然變得好陌生,我看到和聽到你心中的痛苦,很傷心。我沒有因為你的激動而害怕,只是在想,你發生甚麼事了?我沒在意你講話的內容,只是一直在閱讀那些情緒背後是甚麼東西。佩服自己仍能平靜地作出一些回應,還講了鼓勵的話。

  我拖着細碎的腳步,迷迷糊糊走進回家的巷子,在客廳的地板躺下發呆,一躺就是三小時。

8月6日 主日

  你走了,我的好姊妹就來了,天父真是體貼我。

  當主日崇拜的敬拜詩歌響起來,我頓時覺得一切都很美好,身邊還有愛我的姊妹陪伴。於是,我想起你了,就像按下了哭泣的鍵,一直淚奔、一直嗚咽。想起我們曾經去過的主日崇拜,擔憂你現在過得好不好。敬拜唱了甚麼詩歌我無法注意到,派聖餐的司事大概以為我在經歷靈性高山低谷。

  大約哭了一小時,心情平伏下來,眼睛燙燙的看着散布在大腿上的紙巾,原來眼淚真的可以哭乾。感謝聖靈親自來安慰我,讓我在神面前盡情釋放。

  只要知道你在神手中,就足夠了,這是唯一也是最大的安慰。

12月31日 除夕夜

  你的人雖然走了,卻好像沒有在我的生活中缺席過。日子因為一個不在的人過得懵懂,很卑微,很脆弱,我很同情自己的遭遇。

  故意安排自己一個人過除夕夜,盼望這一宵刻意安排的孤單可以幫助我狠起心戒掉想念你這種癮。

2月7日 突然

  自從除夕夜晚上,我花了很大的力氣去放下你,學習不抱期待,而且預備好去接受我們再也不會聯繫了。很努力地,我做到了。終於找回心裏的平衡點,開始可以專心地認真過日子。

  在這個時候,突然收到你的短訊,我方寸大亂,沒想到你竟然提出要在農曆年見面。

2月16日 年初一

  在餐桌另一邊的你大概不會想像到,坐在你對面的這個女生,過去這幾個月流下多少連自己都不懂的眼淚。眼淚裏面有傷心、有不捨、有憂心、有心痛、有對神的哭訴、有來自聖靈的安慰,還有對自己的用情太深而感到的悲傷。如果把這些淚水裝起來,應該可以裝滿一大瓶子。

  我沒有把這些委屈讓你知道,今天在你面前的我仍然開朗、聰慧、善解人意。

  赴會前我做了好多心理準備,或許你最終沒有出現、或許我們見面了然後沒有甚麼特別事情發生、或許你會提出我們應該進一步或退一步。無論那種可能性我都怕自己不能承受,我很努力地掩飾我的不能承受。

  看起來你的狀態不錯,而我們終於可以見一面了,一切都值得了。

2月24日 不普通朋友

  花了一些時間去消化年初一的約會,我當時看起來很平靜,其實是還未反應過來。如果我們的關係不會再進一步的話,就只能退一步了,因為我無法承受,要把心從漩渦中變回平靜的過程太折磨。原諒我無法跟你當個普通的朋友。

8月5日 那些白晝和黑夜

  自你遠去,已經走過365個白天、365個黑夜。試圖將心裏面的糾結、釋放、失落、期盼、委屈、驚惶,通通安葬在一篇文章中,才發現文字有多貧乏。

  不經意掉進你憂鬱的深淵,是意料之外;害你在深淵中無法徹底沈溺,是意料之外;讓你察覺深淵外還真有更美好的世界,是別有用心。

  深信你在神手中,是唯一和最大的盼望。因為,我只能這樣相信。

  只是,我不曾想到,從你的深淵中爬出來,要花上前所未有、超過我所能付出的力氣。幸好有神用我哭出來的眼淚把我浮起來。

  對了,我爬上來了。你呢?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光影留痕】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散文】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環迴新界賞教堂】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窮遊非洲未必窮】

【聯會、教會及機構短訊】

【解開情意結】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