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無法忍受

3011 期(2022 年 5 月 8 日) ◎ 連載小說《捨得》 ◎ 寸草心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媽媽,我……這個月沒來,不會有事吧?」整整四個月了,手上的鈔票在不停地減少,身體的變化也令甄曉易心驚肉跳,但在越洋電話裏,她刻意輕描淡寫。「年輕女人是懷孕才會停的,你還沒結婚呢,身體又沒有不舒服,遲來不用管它。」

  她從鼻孔邊移開話筒,很失望地噴了囗氣:本來期望媽媽講個民間偏方,就不用花錢在美國看醫生。唉,反正遠水救不了近火,還是別去觸動爸媽的神經吧,他們一定會過度緊張,這事看來只好自己扛,不要再提了。

  然而,心頭的重壓與日俱增。長這麼大從未熬過這種日子,以前不是讀書就是考試,現在,書呆子的生涯才剛剛結束,放眼周遭才忽然發覺世界仍是那麼陌生的。想找個同齡人聊天也不容易,小美她們幫不上忙。最苦悶的時候甚至想泡夜店買醉,但她不敢,先別說女孩子孤身一人有多危險,更重要的是酒比較貴,即使躲在木屋裏喝也花不起,理智告訴她划不來。

  但清醒是痛苦的,一天天倒數着剩下可以找工作的日子,漫長的徒勞無功令她抓狂。想起畢業時雄心勃勃,還指望能賺到一年美國經驗呢,如今在報紙上剪洞洞時,甚至有衝動去應聘Babysitter(保母),不禁一陣悲涼。清醒中,那撲面而來的虛空感更加強烈,令人無法忍受。

  一天,到超市採購時,除了找工作的報紙,她從貨架上抓起另一樣東西。雖然花不起更多的錢,但對於自己想出這個排解煩惱的方法,多少有點自鳴得意。不過,在出口付錢的那一刻,她下意識地偷偷瞥一下周圍,確定沒一個熟人。畢竟,她從來沒買過它;在家鄉,頭上彷彿頂着甄瀚咫的「光環」,去到哪裏都有人認得她,只好謹言慎行;來到美國,「公眾監督」不復存在,但它曾經因為「荷蘭豆」的形象使她覺得是頹廢的標誌。

  其實,這東西對她來說並不陌生,第一次嘗試就是在廣州畢業前。那個晚上,因為第二天就各奔東西,一羣同學相約在校園附近的風景區通霄遊玩。遊蕩到接近凌晨三點時,大家都睏了,睡意漸濃之際,有幾個男生便開始抽。和他們聊得興起,逗着玩着她也試了兩口,居然完全沒有嗆到。

  回到木屋,她再在廚房裏翻搜一輪,終於找到打火機。回到房間把門關緊,所有窗戶拉上,然後笨拙地撕開包裝,拔出一根,點燃。辛辣的氣味通過鼻腔時,有一股莫名奇妙的快感。

  她需要想用這種感覺,以為可以驅走另一些纏繞在心底令人痛苦的感覺,它們纏繞在心底,使她彷彿快要令人窒息。(下期待續)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光影留痕】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散文】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環迴新界賞教堂】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窮遊非洲未必窮】

【聯會、教會及機構短訊】

【解開情意結】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