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在身後

2990 期(2021 年 12 月 12 日) ◎ 天角一坊 ◎ 陳紀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的辦公桌在窗邊,一整片大玻璃窗,我背着窗戶坐,只要一百八十度轉身就可以欣賞天天不一樣的景色。

  這一窗的景色很豐富,說它像一幅畫雖是老土卻很真實。上半部是一整片天空,有時候一片藍天,有時候烏雲密佈,也有藍天之中一片烏雲帶着雨水從遠處飄來。晴天的黃昏呈現迷人的橙黃;陰天的黃昏抹上了沈鬱的暗藍;雨天的黃昏則一片灰濛濛。頂着這片天空的是馬鞍山,山腳泡在吐露港的海水中。馬鞍山腳從最左到最右佇立一整排海景住宅高樓。

  眼光拉近一點,俯瞰一堆堆樹叢包圍一個標準田徑運動場及兩個網球場。雖然背對窗戶坐,也是一種幸福,在電腦前眼晴累了就轉動椅子看看身後的風景,每每都有驚喜。有一次看到吐露港的水變成螢光綠,才知道那是定期渠道暢通測試。

  在這大學工作已經第四個秋天,剛進來時還擔心貪新鮮的自己在這穩定的環境待不待得下去。不久之後,社會運動席捲全城,疫情隨之而來,穩定變成一個奢侈的概念,誰都不知道明天還有沒有明天,這一次會不會是最後一次。

  學生站在社運的最前線,大學校園形成漩渦。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又一個初秋的早晨,大學校園成了風眼,對待的現場就在吐露港和田徑運動場之間,從我身後這一面窗可看得清楚。我們親身下去繞了一圈,一看便知形勢不妙。我們幾個同事一面邊看着新聞直播,一邊從玻璃窗遠看着事件發生的現場。

  情勢愈演愈烈,直到第一縷濃煙升起,一切都不再一樣。我們目瞪口呆看着窗外,眼前這一切比電影鏡頭還要虛幻。濃煙蔓延到田徑場上,草地、跑道都在冒煙。

  「我覺得很瘋狂,無法想像呀!」

  「我接受不了。」

  「這些年來我在這運動場上學習、練跑、教學,看到現在這樣我很傷心。」

  接下來五天的大學校園,既真實又虛幻,大量事情壓縮在短時間內發生,消息不斷從四面八方傳來,紛紛擾擾,在風眼之中的人只能顧好自己及身邊的人,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會明白胸口那鼓氣壓有多沈重。

  千方百計從祕道運送幾百個飯盒進校園是沒有人想像過的畫面;清晨中帶着學生荊棘滿途離開校園更是催淚情節。那些平常都會走的路片地頹垣敗瓦,學生收拾細軟黯然離去。本地生自己設法回家,非本地生被送上旅遊巴士,都很傷感,這一別不知何時再會。在一剎那之間,沒有人知道大學、以及香港會變成怎樣,真有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

  學校把教學、考試都安排在線上進行,上學期就這樣結束了。大家都期待寒假後再次回來上課,只是疫情就在這時候來了,線上教學迫不得已繼續,學生也不必回來。下學期、暑假也都在疫情下過去了。一個四年級的馬來西亞女生跟我說,沒想到她的大學生涯如此匆匆又毫無準備下結束了,連回宿舍房間收拾東西的機會都沒有就畢業了。

  網上教學進行有一年多,身後的網球場當然也沒人打球。今年重啟面授教學,早上回到辦公室從窗戶看到成羣學生上網球課,活力生氣都回來。

  疫情下全球停擺,人類活動大幅減少之下常有藍天,而且視野非常清晰,黃昏時分晚霞奪目,雲彩耀眼。剛過去的夏天午後常有雨後陽光,彩虹悄悄掛在天上的時候,我的位置就會變得很熱鬧,大家都擠在我身後的玻璃窗欣賞彩虹,站在最好位置舉機拍下短暫的美好。

  在這偌大的校園工作是幸福的,它真是地靈人傑,鳥語花香。雖然蜥蜴、麻雀也曾來訪我們的辦公室,然而工作環境可以觀看風吹樹搖,就是幸福。午飯時間走一趟斜坡去買午餐、聽小橋流水、看天空海闊、聞蟲鳴鳥叫,夫復何求。

  從秋天開始,到秋天結束,好像也不錯。身後的雲彩見證了這三年間我在這位置上的喜怒哀樂。我驀然回首、衣袖一揮,告別這一片雲彩。

  

  

作品賞析:

  一個校園工作者每每憑窗遠眺,晨昏美景盡收眼底。一個秋天,卻從窗戶觀看了一場社運的跌宕起伏,接着疫情襲捲而至。網上教學一年多,雨後彩虹不時橫掛天空。學生驚訝大學生涯竟匆匆落幕。作者寓情於景,胸壑自有一片天。事過境遷,發覺能看窗外的天就是幸福,驀然回首,原來已告別了一片雲彩。(黎海華)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咀嚼聖經】

【城市心靈】

【天角一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牧心世情】

【環迴新界賞教堂】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