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滴漏遇上堅寨門閂

2913 期(2020 年 6 月 21 日) ◎ 文林 ◎ 李鎮坤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所羅門的箴言如此說:「婦人的爭吵如大雨之日的連連滴漏不能攔阻,弟兄的爭競如死守的堅寨門閂難以攻取。」(箴二十七15、十八19)

  以上兩處經文的比喻,如果發生在一個家庭當中,你會想像到甚麼?

  「美國婚姻教父」約翰‧高曼(John Gottman)在他的著作中(參The Marriage Clinic),或許道出了所羅門的觀察:「相比男性,女性在婚姻中有更多的批評;相比女性,男性則更多的變成『石牆』(stonewall),慣於情感抽離。」

  他也提到有四種環環緊扣的行為會腐蝕婚姻。首先是批評(criticism,不等於訴苦complaint,後者是舒發感受和需要):「你都幾自我中心喎!」「你有冇搞錯呀﹖」「點解你成日掛住打機架﹖」批評包含「點解」、「成日」、「永不」等字眼,當批評出現以後,就輪到防衞(defensiveness)。

  「我幾時有成日打機﹖你夠成日唔執屋啦!」防衞通常帶有批評對方的說話,於是又會觸動對方的防衞機制,在互相攻防一輪之後,就會出現鄙視(contempt)。

  鄙視通常以嘲弄或譏諷的形式出現,目的為了令自己顯得比配偶優越。例如當一方責罵子女的時候,另一方對此行為感到不悅,然後冷笑,想以「感到滑稽」來惹怒對方。又例如丈夫駕車太快,遭妻子責備,丈夫以嬉笑回應(模仿妻子的高音,誇張地)說:「神啊!我們就來死了!因為你要殺我們呀!」嘲弄及譏諷力量驚人,使人感到受辱,最終築起石牆。

  簡單而言,石牆就是不瞅不睬,在日常互動及溝通顯得漠不關心:沒有眼神接觸、對話題不感興趣,僅有的回應是:「哦、嗯,係呀﹖」高曼的研究指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石牆來自男性,若雙方經常出現石牆的情況,離婚之日則不遠矣。

  

  上圖顯示,夫妻間的負面互動一直累積及循環,最終令婚姻失和,面臨婚姻危機。這也解釋了為何疫情期間,離婚數字為攀升,因為負面互動增加,加速了批評、防衞、鄙視和石牆的循環。如何停止負面循環,甚至逆轉呢﹖

  我沒有聘請工人,家務主要由我與內子分擔,她負責煮飯,我負責洗三餐的碗碟,至於她吃夜宵、造麵包所用到的廚具,一律用者自負。然而,我倆的洗碗習慣各有不同,我喜歡盡快清理,她偏好留待烹調下一餐時才清潔。由於長時間擺放沾有餸汁的廚具會滋生昆蟲,之後也較難於清潔,所以我認為理應要盡快清理,基於這個前設,我心中對內子有種一廂情願的指控:「為何她這樣懶惰,總不立刻處理污物﹖」

  後來一次我心裏不爽,在替她洗碗的同時,一邊平和地問她,說:「為何你不立刻清潔碗碟呢﹖」一邊以訴苦的口吻:「我覺得擺太久會難於清潔和滋生昆蟲。」她也平和地回答我:「因為在煮食的時候,會待着沒事幹,留下來在煮食的過程洗滌,可打發時間。」

  聽完她的回答,我內心釋懷:「原來她不是懶惰,是因為想打發時間。」雖然「打發時間」不是一個充分的理由(因為做其他事,例如玩手機,都可打發時間,污物長期擺放,到底是會滋生昆蟲),但我尊重她的想法,從此不再過問她的碗碟,若自己抵不住污物累積太多,或自己閒着在家沒事幹,我就會主動替她清理,畢竟替配偶處理家務都是愛的言語之一。

  如何可扭轉負面循環﹖就是要找出負面感覺的出處,停止鑽牛角尖,並和平地給對方一個解釋的機會。當夫妻之間出現這種對話,負面的想法才有機會扭轉,並各自發現自己的盲點。

  箴言十七章十四節:「紛爭的起頭如水放開,所以在爭鬧之先必當止息爭競。」如果以大水比喻批評,不能攔阻的話,那麼訴苦就是用來灌溉的小水,叫二人婚姻茁壯成長。

  水可以穿石,也可作護城河;婚姻可以一敗塗地,也可固若金湯。成敗掌握在你們自己手中。

  願你們的愛情如死之堅強,大水也不能淹沒!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我們這一家】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