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來的時間?

2913 期(2020 年 6 月 21 日) ◎ 生命校園 ◎ 陸南鴻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你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搞那麼多事情,簡簡單單,選一間像樣的外國大學,讀一個碩士學位,畢業之後,在哪個國家工作也好,總之我是為你好。」

  「為甚麼我一定要離開香港?」

  「不是說你一定要離開香港,但為自己搵一條後路,又有甚麼問題?若果外國有更好的發展,那為甚麼不可以看遠一點,你們不常說要做地球公民嗎?我們有能力負擔你出國的費用,你就當作完成父母的心願吧。」

  浩恩把昨天晚上,他與父親的對話告訴我,說話的時候眉頭深鎖,面帶愁容,甚至有一兩次哽咽。

  「南哥,我知道,你們這些讀過書的baby boomers(上世紀中期嬰兒潮出生的人),常常說香港是借來的時間和借來的地方,所以你們習以為常,拿着一本,甚至乎多過一本外國護照,留港生活,然後當情勢不對的時候,就起錨開動,遠走高飛。」

  「浩恩,我除了特區護照,也的確有一本BNO,不過就沒有其他國家的護照。」

  「南哥,我說的是你同輩的人。就像我爸媽,他們拿着外國護照,坐完移民監,便回來香港生活,對他們來說,香港竟然真的是一個借來的地方,用完了,在沒有使用價值的時候,就可以揚長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浩恩,每一個人做抉擇的時候,總會受到他自己成長的背景,和時代背景所拉扯。」

  「南哥,不要為我父母說好話了,說好了的信仰召命,在這個抉擇上,到底放到哪兒了?你們無法明白,我們這一代對香港那份感情,香港不好,我們一生也不好過!」

  我語塞,想哭,不過浩恩比我更快哭起來。這不是言說道理,分析時勢的時候,我擁一擁他,繼續用心聽他的心底話。浩恩的感覺,就好像他的父母要硬生生地強迫自己的兒子與心愛的女朋友分手。那份痛,真的可能是屬於嬰兒潮一代的人所無法深切體會的。

  我想起「哀慟的人有福了。」我在碰觸一位傷及肺腑的年輕人,求主同在!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我們這一家】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