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如何應用網絡媒體牧養

2908 期(2020 年 5 月 17 日) ◎ 教會觸覺 ◎ 春麗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這段時間的教會,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全球的教會因着疫情被迫把主日崇拜改為網上崇拜,無論願意不願意,事實始終發生,普遍的教會都有三種不同的心態:

  1. 等待疫情過後變回原狀,是一個捱打的觀念;

  2. 看不清前路又想改變又想保持原狀,進行多種不同的嘗試,被動地尋求教會發展的出路;

  3. 看見危機變成契機,乘着風浪踏上網絡媒體教會發展新一頁。

  筆者從事教會研究網絡媒體宣教發展十年的經驗和近幾個月的觀察,希望從各方面給予不同教會及牧者甚至神學教育,多一點想像、多一點實戰,來回應時代。

  踏入二零二零年,人類時代的新挑戰,網絡媒體資訊及應用在全球從沒停止,社會的急劇變化,互聯網思維顛覆時代,教會不能獨善其身。

  特別關於社交媒體的應用,在二零一九年的美國教會增長報告已經清楚指出,普遍增長發展的教會在社交媒體的應用及投放資源上都比例很高,究竟我們對社交媒體的技術層面應用有多少掌握呢?

  不同形式的網絡媒體介紹

  Facebook應該是香港普遍應用最廣泛的社交媒體之一,從數據分析顯示,普遍使用率特別集中在職青至長者,青少年比較少使用,他們比較喜歡用IG和Telegram。Facebook功能廣泛,能夠很容易建構朋友圈,甚至因着朋友的關係把朋友圈擴大,加上Facebook的搜尋功能非常強勁,配合不同Fans page互動使用,帶來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瀏覽人數絕對不是夢。網絡媒體社交軟件通常都是免費但同時又功能強勁,所以普及性非常之高。相比以前要動用昂貴費用製造自己的網站,又要有專人管理及upload相片文字,Facebook的出現,輕易取代傳統網站的功能,沒有特別受過網絡訓練的也很容易開設帳戶及管理,甚至進行推廣宣傳。所以近幾年運用不同領域的Facebook社交媒體,發展非常成熟,就像是一個全天候的客戶服務員,帶來的方便和廣泛性,暫時未有同類社交媒體可以取代。

  Facebook的特性在認識朋友和社交方面特別優勝,你很容易可以觀察到你身邊的朋友的朋友圈,如果從福音發展的角度看,Facebook是一個非常適合教會走進人羣的網絡社交平台。近幾個月,大部分教會也是使用Facebook的直播功能,進行網上崇拜直播,整體表現良好。很多人常常分不清究竟Facebook和Youtube的分別,表面看來, 大家也有直播功能,也有留言功能,使用上好像分別不大。但其實,Youtube最主要的用途,是在影片儲存、搜尋和發佈方面。單單從年齡層使用角度來看,Youtube的受眾年齡,可以由三歲去到八十歲,是Facebook不能做到的。

  YouTube的影片功能等同一個全球的綜合電視台,基本上,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任何你需要學習和認識的答案,每一樣東西也有人拍片分享,是上一代不能想像的。

  Youtube的高清直播質素相對穩定,假如配合好的網絡數據傳送,可以稱得上是目前全世界最好的工具,假如教會用作影片儲存,特別在主日崇拜,真是一個非常廣闊的對外平台,這一點未來只會發展愈來愈高科技及成熟穩定。

  Youtube的人工智能科技愈做愈強勁,未來無論在字幕的即時翻譯,以及其他功能上,Youtube都將會更強勁和更容易操作,是當今世代,不能缺少的一個影片儲存及搜尋全球巨型資料庫。

  Zoom在這幾個月內可為大上大落,還記得剛剛二月開始暫停所有教會崇拜及小組的時候, 每一個教會牧者同工每一天「Zoom來Zoom去」,剛剛使用熟習,忽然傳來很多私隱外洩的負面消息,到目前為止,暫時仍未有一個平息風波的可能,所以大家都選擇其他相關的工具取代。

  類似Zoom的社交軟件主要是用來開會教學及內部分享之用,所以很受教會歡迎,無論同工、會執事會、小組主日學甚麼不同類型講座研討會,這一類軟件都是非常合適使用,因為人數上限可以去到很高。這類軟件還有很多特別的功能,如配合Youtube和Facebook及其他社交媒體使用,所以外掛功能需要額外付費,而且費用相對昂貴,愈高階的功能相對收費愈貴,是需要注意的。

  網絡及實體聚會的優缺點

  因着這一次疫情的影響,教會開始反思網絡媒體牧養的可能性,我個人認為,這個時機也是合適的。

  網絡媒體牧養就是透過網絡媒體的可能性帶來牧養果效的一種新出路,老實說,網絡媒體已經進入我們生活的每一個領域,包括社交、學習尋求答案、建構網絡、探索真理,這都是非常有用的。網絡媒體牧養可以帶來很多好處:跨越地域跨越時間跨越隔膜跨越關係,同時可以建構一個虛擬與實體的牧羊圈,在一個我們看似不能掌握的虛擬世界上建構一個真實並且可以長時間存放的空間,接觸羣眾牧養信徒。

  網絡媒體牧養和傳統牧養的分別,在於網絡媒體牧養在人數擴展上,較傳統牧養大。因為我們都受制於時間、心力和深度;網絡媒體牧養突破傳統牧養很多框架,單單在擴展性方面已經很不一樣,配合不同的社交網絡工具和互聯網資訊科技,一個留在香港的牧者可以聯繫全世界。

  難怪近一兩年外國開始有教會聘用Media Pastor專責發展教會的網絡媒體牧養,無論硬件軟件以及神學發展,這方面都比華人教會行得比較前。

  網絡媒體牧養方法有很多種,重點都是一個,用上帝的話語及牧者進入社羣的感染力牧養身邊的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愈是表裏一致的人在網絡媒體牧養上果效愈高。

  由二月到現在大部分教會都開始了網上崇拜,但依然有很多關於網上及實體崇拜的比較以及迷思,藉着這個機會分享一下當中兩者的優點和缺點。

  實體聚會優點一定多,原因很簡單,除了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更重要是我們都喜愛活在一個能夠最真實感受人和人的關係裏。人和人的身體語言,人和人的human touch,這個無法代替。

  網上崇拜欠缺的就是這種人和人的真實接觸。但網上崇拜的好處就是可以突破地域和時間的限制,特別在這次疫情,網上崇拜的功能特別顯著。

  個人認為兩者沒有排斥,相反兩者應該二合為一,這才算一個面向未來的教會形態,Offline如何走上Online,online如何連接offline,這個就是我們稱之為online-to-offline的未來教會模式。

  網上崇拜聚會三點提醒

  1. 關於網絡安全私人的問題,我相信是信徒最擔心的,很多教會擔心把崇拜片段放在網上會帶來很多的攻擊和個人資料被外洩。當然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方法可以保障你100%的安全,無論online還是 offline,網上亦都有很多保障網絡安全私人的工具及手法,其中一種就是密碼的應用和軟件的更新,只要使用者提高警覺性,很多低級錯誤和不必要的愚蠢行為也可以杜絕的。

  2. 網上崇拜如何由online去到offline,這個也值得注意,我們常常提醒教會,如何在這段時期把教會的網上崇拜做好,把教會的網上牧養做好。

  當疫情過後,究竟我們可以把多少線上的人帶回現實的教會生活呢?這個是我們需要注意認真思考的。

  3. 絡媒體其中一個特點是數據化,因着這個數據化的廣泛使用,教會應該注意這段時間透過網上崇拜及其他網上使用工具所帶來的數據分析,清楚掌握未來和教會弟兄姊妹的使用習慣,幫助我們更有效進入社羣和策畫整全的教會福音策略,注意數據,使用數據,分析數據。

  二零二零年是一個翻天覆地的年份,世界如是,社會如是,教會亦如是。

  互聯網科技顛覆了我們的日常,教會並不能倖免。依然抱着拒絕接受新事物的心態,特別在教會發展上是值得反思的。聖經說,新酒必須裝在新皮袋,強行把新酒和舊皮袋放在一起只會撕裂原有的舊皮袋。

  假如大家在教會以外都能夠接受新事物,為何回到教會的題目上我們就不能接受新事物呢?

  究竟是教會的傳統需要過分保留?還是我們害怕掌握不來的恐懼?新事物的改變會離開我們原有的福音核心嗎?

  從幾年前教會青年人出走,教會彷彿面對不來關於教會兩代鴻溝的問題。

  個人認為,從事十年青年發展工作,我發現兩代都需要有一些好的調整。

  個人認為,上一代對下一代需要更有胸襟,給予他們需要發展的空間,無論在思想上、心態上、實際機會上。

  我又覺得,下一代對上一代需要更好的尊重,前人所付出的一切同樣有價值。上一代走過的人生經驗、信仰反思從來不會因時間影響變得老土,相反,有智慧的上一代結合有衝勁的下一代,這個才是我認為教會應該踏出的最重要一步!

  主日學老師常常說摩西與約書亞的故事。我們說了很多,我們也教導過很多,究竟當下的香港教會能夠好好活一次摩西與約書亞的故事嗎?還是只是繼續紙上談兵,講一套,做一套呢?

  春麗(JesusOnline耶穌在線媒體牧者)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香港基督教醫療發展口述歷史】